第一三四章 我是来告假的......(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第二天州学里,便有生员们在议论,昨晚发生于小秦淮的故事。

    “听说了么?名动中原的花魁,清霜仙子昨日在小秦淮献艺,得到了一首绝妙好诗。据说当晚谁也没见,只把那诗人留宿椒房了。”

    “你胡说!柳大家岂是那等随便之人?”一名生员当即就咆哮了起来,坚毅地吼道:“柳大家是冰清玉洁的,我不许你们污蔑她!”

    “唉,你别那么激动,柳大家就是昨夜,同那人探讨了一番诗词。很多人都看到,那人当晚就回去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据说那首诗的作者,也是我们州学之人!”这是当晚也去了小秦淮的家伙,悠悠念道:“从来不见梅花谱,信手拈来自有神。不信试看千万树,东风吹着便成春......我们州学,何时多了这么一位才气纵横之人?”

    “肯定是严一清,咱们州学除了严生员,没人能写出这样的好诗了。”

    可路过的严一清听了这话,却不由摇头否认道:“昨晚我可是给娘子,描了一晚上的眉。有娇妻在侧,又怎会去小秦淮那等地方?”

    是呀,众所周知,严一清可是位宠妻狂魔,人家又哪会去逛青楼。

    也就是这个时候,吴鹤鸣和魏梁等人,也走了过来。

    众人一下呼啦啦地围了上去,问道:“吴同窗、魏同窗,你们二人昨夜是去了小秦淮的。可知那首绝妙好诗,到底是我们州学里哪位高人所作?”

    吴鹤鸣和魏梁一听这话,不由脸黑得跟锅底一样,丧气不已。

    事实上,昨夜他们受辱过后,回家便寻来了一些城狐社鼠,打算好好教训何瑾一番。可想不到,平日吹嘘个没边儿的那些家伙们,一听他们想要收拾何瑾,当即就怂了。

    有的,甚至还吓得腿都发抖,哆嗦着说道:“不,不,我可不想去磁州十九层地狱走一遭!听说那里的狠人们,都喜欢走旱道......”

    这下,两人才明白了,何瑾真不是他们目前能对付的人物儿。而身为官宦子弟,比寻常寒门子弟最大的优点,就是他们比较懂得趋利避害。

    故而,纵然心中不愿,他们也知眼下只有同何瑾和解,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不过,心理准备刚做好,这些生员们就来了这么一个暴击。

    无奈之下,两人对视一眼后,才换上了平静的面容,道:“不瞒诸位,那首诗便是何司吏所作。”

    “什么,这不可能!”一人当即跳了出来,道:“有这份才学,还去当那等粗鄙的小吏作甚?”

    “就是,一个胥吏能有啥才学?”又有人道:“莫不是他想要扬名,特意买来的诗吧?”

    众秀才们半是冒酸水,半是难以置信。

    震惊过后,他们心情复杂的渐渐统一口径,绝不能忍受被一个小吏骑在头上:“这当中,肯定有什么猫腻!”

    “都住口!”

    一声断喝从学堂门口传来,众秀才一看,是严苛古板的韩训导,正一脸怒气地扫视着他们:“我问你们,尔等之前可见过何瑾吟诗作对?”

    众秀才听着很不解:什么意思,训导到底是要替何瑾开脱,还是同意我们的看法?

    一个胆子大的秀才,便自作聪明地开口了:“训导说得对,我们从未见过何瑾吟诗作对,他又哪能一鸣惊人?分明就是欺世盗名,不知从哪儿买来的诗,骗了我们所有人!”

    韩训导气得胡子都要竖起来了,忍不住冷笑道:“哼,你们的确没见过何瑾吟诗作对,可老夫却见过!......还说什么买来的诗,那等艺压群雄的好诗,你倒是买来一个给老夫看看!”

    这下,吴鹤鸣和魏梁又对视了一眼,才解释道:“的确不可能是买来的。”

    “柳大家是献艺后,才去净室出的题。何司吏就算想买,也需先知道究竟是何题目。可柳大家乃京城人士,素来跟何司吏无瓜葛,又岂会无缘无故地透露给他题目?”

    “可,可假如何瑾他真有才学,又为何会去衙门当一令人不齿的小吏?”还是有人不愿接受这个现实。

    时代的鄙视链,对人影响可谓根深蒂固。

    韩训导一脸鄙夷,狠狠训斥道:“你们这些家伙,真是让老夫开了眼界,饿殍遍野,却问何不食肉糜?......”

    “难道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们一样,长于富贵优渥之家,生来就能读书习字?润德之父壮年而逝,他若不去衙门当一小吏糊口,恐怕连活都活不下去!”

    “这般心性,你们真是枉读了圣贤书!”

    众秀才这才彻底哑口无言,韩训导便跟赶苍蝇一样挥挥手,将他们撵到学堂里:“哼,都进去好生反省反省罢!”

    待这些秀才们,一个个低头丧气地进了学堂后。一脸怒气冲冲的韩训导,瞬间又变得十分幽怨,倚着门眺望道:“润德啊,这都大中午了,你怎么还不来?......如你这般的璞玉,可不能流连青楼楚馆,毁了一世的前途哇。”

    足足等了将近半个时辰,终于看到恣意飞扬的何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