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 又见丁逸柳(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仔细衡量了一下利益得失,何瑾就清楚了一件事儿:贪官儿,肯定还是要当的;八股文,当然也是要做的。

    只不过,不能单为了一个目标,就将能做的美好,尽数给抛弃耽误了。

    所以,他当即便积极地调整了思路:一边尽情享受当下的人生,一边继续啃八股这块臭狗屎。

    嗯......为了一件看似无比正确、却明知短期不可能成功的事儿,便放弃眼前唾手可得的利益和幸福,那不是伟大和心志坚定。

    那是旁边大黑马的近亲,叫......犟驴!

    只可惜,有时候眼下的美好,也不见得就很美好......因为很快,何瑾就被沈秀儿拍了一巴掌。

    原因就是两人深吻的时候,沦陷的少女这次积极热烈地回应了起来。虽然,技术还很笨拙青涩,但感情却充沛到了很浓烈的程度。

    看着星眸迷离,感受着小脸儿滚烫,何瑾当然以为时机已然成熟。一只贼爪子不知不觉地,就伸到了人家的棉衣中。

    摸了人家细腻柔滑的小蛮腰,其实已经够可以了。偏偏还贼胆包天,随后便猛然向少女的圣峰攀去。

    那一刻,何瑾只感觉一手的温香软玉,幸福到人生巅峰。然而,沈秀儿却猛地娇躯一震,下意识地一巴掌就拍在了何瑾的脸上!

    随后,朔风冷冷吹过,两个热吻的情人儿,一下就分开了。

    而且,场面还一度十分尴尬。

    可就在何瑾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挽救的时候,沈秀儿那里却先慌张地开口了:“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一时还不习惯。这,这闺房之乐,自当明媒正娶后才能......”

    何瑾一听这个,双眼当即就亮了,可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冷硬的表情,道:“是我错了,我不该轻薄你......”

    沈秀儿当下更慌了,开口道:“不是的,夫妻人伦本就是......不,我们还未结发同心,这样你会认为我是个放荡的坏女人。”

    老司机当然知道要适可而止,当即哈哈大笑,一把又搂过沈秀儿,在她耳边轻语调情道:“那你说,我们该什么时候结发同心呢?”

    沈秀儿却还没反应过来,不由顺着何瑾的话说道:“至,至少要等到鼓山煤矿,进展妥当了吧?......你,你这个坏人,就知道欺负我!”

    说着,小粉拳就捶何瑾的胸口。

    可何瑾却抱着她站起身来,道:“走,那我们今日,就先让鼓山煤矿步入正轨......嗯,前些时日交代你的事情,应该已办得差不多了吧?”

    话题一转变,沈秀儿就放松了许多,点头道:“嗯,都准备好了......”

    两人随后骑着大黑马,便来到了煤矿山下的一处平地上。

    这里早已搭建好了一个怪异的泥塔,旁边有一个塘里,蓄满了有些浑浊的水。两个建筑之间,还用一个粗大的粗瓷管子连接了起来。

    何瑾仔细检查了一番泥塔和粗瓷管子间的密封,确认没有问题后,便唤来赖三儿:“让三五个矿工过来。”

    赖三儿点头离去,不一会儿就带着五个矿工过来。何瑾看到其中一个,不由便乐了起来。

    因为领头儿的那个矿工,正是丁逸柳。

    此时这位曾经的秀才相公,再不复往日的文质彬彬,穿得破破烂烂的,皮肤也黑了许多。但身体倒壮实了不少,神情似乎也挺开朗自在。

    骂骂咧咧走过来的时候,还‘呸’的一声吐了口浓痰。尤其对待身后盯着他屁股看的家伙,更是一脸的恶狠狠,好凶残的样子。

    看到何瑾,他面色不由愣了一下,但随即便恢复了平静,道:“何官人,不知唤我等前来何事?”

    何瑾有些不解,赖三儿便在一旁解释道:“老大有所不知,这秀才相公真跟我们这些人不一样。刚来的时候,的确寻死觅活的,不过后来认命想开了,便主动帮着我们管理那些罪囚......”

    “然后他越干越好,你就让他独立负责管理一些人?”

    何瑾摸着没胡须的下巴,不由颇感兴趣:看来,但凡有点本事儿的人,到哪里都不会被埋没。

    “那丁相公,你现在还恨不恨我?”他又开口问道。

    丁逸柳沉思了片刻,才开口道:“恨有用吗?......我现在也看开了,错了就要认,挨打要站稳。人人都要干活拉撒,凭什么秀才相公就要高人一等?”

    “就凭多读了几本圣贤书,以为就胸怀天下、以天下为己任了?扯淡,连脚踏实地谋生技能都不会的废物,就来夸夸其谈,岂非荒谬至极?”

    说着,丁逸柳不由又看了一眼何瑾,带着一股羡慕嫉妒恨的情绪道:“倒是何官人这种,无师自通、天赋异禀之人,我才觉得能造福一方、惠泽百姓。”

    何瑾闻言不由苦笑:狗屁个天赋异禀,假如不是穿越,我也就是个芸芸众生里的一员。

    不过,你这话倒是很有心机啊......随后,他目光幽幽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