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 影帝李学正(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美滋滋地将剩下的油条塞进嘴里,又一口喝完不多的豆浆,还不忘夹了一口咸菜。

    吃饱喝足的何瑾,正准备一抹嘴开溜儿。可抬头便看到,对面端淑的老娘一撇眼,散发出凌厉的目光。

    他赶紧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乖乖接过了青芽端来的漱口水,不发出声音地漱漱口,又用干净的毛巾擦了擦嘴后,才开口道“娘,我应卯去了哈......”

    老娘停下用饭,罕见地问起了他的事儿“听说,你今日要去州学读书?”

    “嗯,师父看我聪慧伶俐、浓眉大眼的,有意多多栽培。便跟州学的学正打了招呼,允许我去州学旁听。”

    崔氏好看的娥眉不由有些颤这孩子,废话还是这么多,而且,似乎还越来越......臭不要脸了。

    不过,这次她也懒得教训,而是沉思了片刻,开口道“入州学读书晓习圣人经典,自然是好的。不过,你也不要太急功近利,更别钻了牛角尖儿......”

    这话说的不明不白、没头没尾的,何瑾不由感到有些奇怪。但愣了一瞬后,他还是点头应承道“嗯,孩儿知道了。”

    一路走到衙门,门禁便恭敬施礼道“何司刑,大老爷交代过了,今日你不用来应卯,速速去州学报道为要......”

    何瑾顿时有些郁闷师父这是有多大的怨念啊,连衙门都不让进了,就想着赶紧一脚远远地将自己踹进州学里。

    没奈何,只能又搭上十一路公交车,在大冬天的凌晨,走向了州学。

    与别的州府学堂一样,磁州州学坐落于城外清幽之地。何瑾走得腿都酸了,才在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学院前。

    通报了姓名和来意后,自有助教带着他,来到了李学正的房间。

    李学正是位温和的老者,见到何瑾后和煦言道“何司刑大驾光临,使得州学蓬荜生辉。老夫早闻何司刑乃少年英才,破案能士,州学有何司刑前来旁听,实乃一件幸事!”

    何瑾当即躬身一礼,谦逊言道“学正大人过誉了。小子能来州学沐浴学风,才乃三生有幸。恳请学正大人多多指点,好让小子开化启智,造福磁州。”

    虽说何瑾现在的权势,比起这位只能掌管一州教育的学正要大得多,但他深知入什么山,就要唱什么歌儿。一切的言谈举止,皆遵从老娘的悉心教导,恭敬有礼、不卑不亢。

    效果自然也是出奇的好,李学正看起来很是满意,开口道“既然有大老爷的交代,何司刑便去韩训导的课堂学习吧。韩训导虽说为人刻板严肃了些,但学识可是一等一的扎实......”

    开场不错,何瑾的心情也很是不错。

    可来到韩训导的学堂后,他便一下感觉到,事情似乎没想象中简单和谐。

    纵然拉来了教育局长亲自陪同,可那些秀才生员们一看到何瑾身上的青衫,还是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鄙夷、不屑、抗拒的眼神。

    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嘲弄,摆明了让他们这些秀才跟一介刀笔小吏同窗,就是对他们人格的极大侮辱!

    尤其被打断了讲学的韩训导,更是丝毫不给李学正面子,恼怒直言道“学正大人,这州学乃秀才生员备考举人之所,国之栋梁的储备之辈。何瑾连一介童生都算不上,有何资格来此旁听?!”

    李学正顿时一脸尴尬,解释道“此乃知州大人的意思......”

    “便是一州大老爷,也不能如此胡来!国之大计,在于育才,若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好汤,罪过岂非大焉?”

    嗯......老鼠屎。

    这个比喻......真特么气人啊!

    何瑾顿时满心厌恶恼怒,却还要努力保持微笑——算了算了,狮子不能同疯狗对咬。咬赢了不光彩,咬输了更丢人......

    于是,他悄悄将李学正拉了出来,小声问道“学正大人,既然韩训导不愿收留,不是还有其他两名训导吗?”

    李学正一听这个,面色不由更加尴尬了“何司刑啊......这个,那个,老夫同前两名训导已经说过了。”

    “可他们一听这事儿,都表示要是你去他们学堂,他们宁愿辞去训导一职。唯有韩训导这里,老夫还没敢说,本想来碰碰运气,没料到......唉!”

    ‘怪不得,怪不得你上来那么热情呢......’何瑾顿时脸色凝固,明白了这地方到底怎么回事儿。

    这个地方呢,不是他熟悉的衙门这里不考虑你的权势、你的能力,甚至不在乎你的人品。

    这里只看重的,是你有没有功名!

    更可笑的是,这个时代整个社会,还都认可这等奇葩的观点。没有功名在身,你身份就是要比人家矮上一头!

    只不过,遇到这点儿难题就退缩,是不是有些太怂了?

    何瑾才不是这样的人,心中不由暗想强扭的瓜不甜?哼,这纯粹就是废话,我管你瓜甜不甜,反正我扭下来就很开心了。

    你们都不想让我来,我就偏要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