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章 物证,物证呢!......(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姚璟这次是真上火了,倒不是因为何瑾把一场凄惨沉痛的命案,搞得这般啼笑皆非。而是因为他爱之深、责之切这个不着调的弟子,到底知不知道这案子有多重要,后果有多严重!

    生死胜败悬于一线,竟然还有心思担忧鼓山煤矿招工的事儿?......真,真是钻到钱眼儿里了!

    可上火归上火,又能怎么办!......谁让他是,自己的亲亲弟子呢?

    ‘我认的,我认的......’默默在心中暗示了十几遍,姚璟才渐渐压下了心头的怒火。

    可一抬头,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到何瑾又转身向堂外的百姓言道“乡亲们啊,千万别听他们胡乱造谣!咱们鼓山煤矿,可是踏实肯干劳工的最佳首选。”

    “农闲或冬日,你们可以来打打短工试一试嘛。”

    “哪怕只干一天,咱也给结算工钱,干上两三天,保证你就会留下来......反正就试上那么两三天,你吃不了亏、也上不了当!”

    ‘啪!’的一声,姚璟忍无可忍,狠狠地拍响了惊堂木“放肆!公堂之上,如此喧哗吵嚷,成何体统!来呀,统统给本官压下去,先打上十大板再说!”

    何瑾的脸色一下僵了,不由失声道“师,师父?......”

    “公堂之上,只有官职,哪有师徒!”

    现在想起自己这个师父了?哼......晚了!

    可陈铭老爷子是个好同志,一看这情况,赶紧出来打圆场“何瑾眼下还是吝氏的讼师,且东翁刚才准许他戴罪诉辩......”

    “那就再记上,审完案后一并处置!”

    姚璟说完,还不忘死死地看了老宋一眼,眼神儿里满是威胁这十大板你要是敢来虚的,后果自负!

    老宋不由浑身一凛,当即点头,挥手吩咐手下道“来呀,将这些家伙好生伺候一番!”

    顿时,大堂上演了一番肉戏。

    只不过,这肉戏一点都不香艳,而是实打实的板板到肉。

    在知州大老爷及一众官员胥吏,以及半个衙前街百姓面前,这些皂隶可都拿出了绝招,将那些曾经作恶的家伙打得皮开肉绽、鬼哭狼嚎。

    同时,这一顿杀威棒打下去,立时让那些本就没啥抵抗心思的家伙们,更加战战兢兢。

    待姚璟问话时,他们一个个便如竹筒倒豆子般,一五一十将七年前的恶事讲了。其中无论细节还是过程,都交代地清清楚楚,完全与吝氏状告的吻合。

    “大老爷,七年前的那件事儿,我们是真心不想干的啊,都是吏目刘不同,硬逼着我们去干的。”

    其中的一个,还心有余悸地交代道“小人还记得,胡不归当时问刘不同,为何不直接打杀了吝金宝。可刘不同却说,就是要借此事,让磁州的乡民知晓他的手段!”

    说着,他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继续道“如此心狠手辣的笑面虎,我们谁敢不从?那时他多少都捏着我们点把柄,我们是真不敢得罪哇!”

    “丧心病狂!”姚璟听着一个个的交代,恨得双目充血,转头望向一旁刘不同,吼问道“刘不同!身为朝廷命官,你食君之禄,当奉公牧化、公正一方!可你却敢如此仗势害命,胡作非为!”

    “你这等狼心狗肺之徒,逃得一时,逃不了一世!”

    言罢,他不由又望向了堂上的吝氏,悲愤感慨道“原来,老天之所以让吝氏留着这条命,就是为你让她亲眼......让她听到,你这狗贼会落个什么下场!”

    这一下,刘不同已被推到了万丈深渊边。纵然平日有再多的心机,也架不住这么人的指控!

    然而,直到这一刻,他仍旧没有轻易认输。眼珠急溜溜地转动着,拼命思忖着当前的局势。

    最终,看到那些衙役们一个个不看姚璟,反而畏惧地看向何瑾时,他忽然大声高叫起来“大老爷,卑职不服!这是诬告,完全的诬告!......他们都是鼓山煤矿的人,必然是受了何瑾的威胁,还串通起来陷害卑职!”

    越是说着,刘不同忽然觉得思路越是通顺。

    最后,他甚至还忍不住冷笑了起来,声音更加拔高“没错!他们都只有口供、没有物证,算不得两证俱全!”

    “狗东西!”

    姚璟勃然大怒,忍不住就要从签筒里抽签子。可手伸到了半路,忽然又停了下来自己没权向刘不同用刑......

    明朝可是等级社会,朝廷官员当然要比秀才生员还高一层。

    如丁逸柳那家伙,姚璟还可去函提学道,夺了功名再用刑。可轮到官员身上,那就只有案情明晰、成了铁案后,才能扒去一身官皮!

    然而,假如不用刑,刘不同是绝对不肯招认的。

    如此一来,案子就陷入了两难境地。而以刘不同的本事儿,一旦拖延起来,他必然上下贿赂。

    指不定,还真有可能死里逃生!——案子倘若这般半途而废,怎能让公正严明的姚璟受得了!

    这一次,不知为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