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我宁愿何瑾赢!(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何,何瑾?......”

    胡母和胡怜儿的面色立时一僵,那复杂神色可比胡不归要强烈突然。单单一瞬间,何瑾便从两人的面色上,看到了愤怒、怨恨、无奈、感激......诸多种种,变幻无常。

    然而,他却不以为意,反而还自顾自地又开口道“你们猜得不错,胡不归身上的伤,就是我让牢里人弄的!”

    “何瑾,你欺人太甚!”胡怜儿陡然被刺激到了,扑上来就要挠他。

    可就在老耿头儿手里的棍子都已抬起来时,六十岁的胡母却忽然大喝一声,声音刺耳又震撼,道“怜儿住手!归儿是罪有应得,何官人教训的对!”

    之前还关心则乱的胡母,这会儿却似乎一下大彻大悟。

    喝止住胡怜儿后,她仍旧恭敬地继续向何瑾磕了一个头,道“老妇人谢过何官人开恩......”

    何瑾这下神色才有了变化,上前扶起胡母,道“老夫人言重了。有些道理懂了就好,也不会太晚。”

    言罢,他便转身“如此,在下就不打搅你们母子团聚了。”

    望着何瑾和老耿头儿离去的背影,胡母脸色很是沉凝,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什么。

    可胡怜儿却等狱卒打开牢门后,忍不住埋怨问道“娘,那可是害弟弟的凶手,你为何?......”

    “因为归儿错就是错了!”胡母浑身颤抖着,却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些年来,他仗着刘不同的势,害惨了多少商贩百姓?娘以前劝过他多少回,可他就是不听!”

    “这些道理我们早该懂......终于有这一日,也是老天的报应!”

    “娘......”胡不归闻言,不由痛苦悔恨不已,挣扎着跪起来道“娘说得对,儿子这是自己找的,怨不得别人。真算起来,儿子不知让几户家破人亡,现在还能留一条命,都是老天在可怜儿子。”

    “不,这罪不能全算在你身上!”胡怜儿此时也醒悟了,开口道“这些年来,你的确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儿,可这些都是刘不同授意的。你在其中不过是把刀,他才是握刀的人!”

    说起刘不同,胡怜儿不由恨意十足,甚至对胡不归也带上了几分怨怼。

    毕竟,她将大好的年华都浪费在了刘不同身上,千依百顺、贴心服侍。可不成想事到临头,刘不同一脚便将她踹了开去!

    尤其造成这一切的,还是胡不归趋炎附势。

    然而,毕竟血缘亲情。

    胡怜儿纵然再恨胡不归,也只是瞪了一眼后,便忍不住问道“不管怎么说,刘不同还没明言要休了我。这牢里的人,怎么就敢如此对你?难道刘不同拿了我们的全部家财后,就从没来看过你?”

    可胡不归却傻眼了,虚弱开口道“什么?......刘不同骗了咱们的家产?那可是儿子留给娘养老的钱啊!”

    胡母是个懂事理的人,却不是个精明的人,闻言不由说道“也不能说是骗,毕竟他也费心了。否则,你恐怕早就被人,押解着送入塞外充军了......”

    “什么充军?”胡不归更加傻眼了,道“府部那里押解犯人,都是有特定时间的。如今时候未到,何人会来押解?......娘呀,你们就是被刘不同给骗了,你,你们怎么不早点来牢里跟儿子说啊!”

    “是,是刘不同交代的......”

    胡母也面色惨白,可随后便气得咬牙切齿“说你在牢里有他照看,丝毫无事。反而我们去看了,倒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当时还不知他这般人面兽心,就轻易信了他......原来,他就是怕我们母子相见露了底。怪不得,自从骗完家财后,他就再也没露面,还把你姐赶了回来!”

    “还不止如此......”胡怜儿也气得磨牙凿齿,握着拳头言道“若非今日我等瞒着他来了,宅子都要被他骗走了!”

    “好个刘不同,真是够阴险,他知道这种事儿自己亲自来不好说,就派了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真是可着心思要让榨干我们啊!”

    “这狗东西,我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啊!”胡不归陡然吼叫起来,声音沙哑而恨极,像一只受伤的恶狼。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这么些年,陪着小心孝敬的刘不同,竟然如此的心狠手辣、歹毒阴险!

    “可刘不同毕竟是衙门里的吏目,你现在又是戴罪之身,又如何能对付得了他?......”胡母赶紧劝慰儿子,生怕胡不归气怒攻心。

    可不料,胡不归听了这话,却不由惨笑了起来。

    那笑容里,带着浓浓的讽刺和得意“儿子的确斗不过刘不同,可有个人却能!并且,那人的手段可比刘不同更阴险毒辣,必定会让儿子满意的。”

    说着,胡不归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着牢外喊道“何令史,何令史......小人有事儿求你!”

    而此时单间儿里的何瑾,却笑眯眯地向老耿头儿伸出了手“耿叔,愿赌服输,拿钱来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