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去画圈圈儿玩吧(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何瑾不认为自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更不想成为衙门里的斗鸡。

    例如对付汪卯明的时候,他就没用力一棍子敲死。老头子被气得吐血,完全是心理素质不过硬。

    可若跟胡不归一样,直接动了他的财路,情况就不一样了。那就相当于刨了何瑾的祖坟,他不赶尽杀绝才怪。

    而如今的刘不同,竟然伸手比胡不归还猛,都摸到何瑾的命根子上了,他这下不彻底炸了才怪。

    只是豪言壮语好说,可真正想扳倒刘不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老大,我打听了,刘不同这个家伙不好对付啊!”

    “怎么说?”

    “他在衙门是公认的老好人儿,除了在意自己手里的一亩三分地,见谁都客客气气的。就算人人都知道他是头笑面虎,可他手段阴毒隐蔽,几年来愣是没留下什么痕迹把柄。”

    “而且,他办事儿也算有能力,大老爷交代下来的任务,他就没完成不了的。故而大老爷那里,对他的印象也不算差......”

    端木若愚越说声音越小,甚至都对刘不同有些佩服了。可越是佩服,越觉得深深无力。

    何瑾闻言,不由也面色黯然其实对付刘不同最好的机会,就是丁一山一案。可惜丁逸柳那个巨婴,成事不足也就算了,竟然败事也不足......

    但又一想刘不同竟然敢打沈家煤铺的主意,他当然不肯轻易放弃。

    环顾一圈儿自己的心腹后,道“办法总比困难多,上次咱们集思广益,不就抢来了快班?”

    这次众心腹一下来了精神,刘火儿率先转了转眼珠,提议道“老大,上次咱栽赃陷害丁逸柳,不是办得就挺漂亮?要不,这次咱重蹈......嗯,对,重蹈覆辙如何?”

    何瑾一下眼睛都有些直,忍不住哀怨地叹了一口气“火儿,不会用成语就别乱用,什么重蹈覆辙,那叫故技重施好不?”

    “嘿嘿,没错没错,我的意思就是咱依葫芦画瓢,再来一次不就行了?”

    这次用词倒是准确了,可何瑾想了想后,便摇起了头。

    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将一支毛笔和一张纸塞给了刘火儿“拿着这些,那边是墙角儿,你蹲那里画圈圈儿玩吧......”

    开玩笑,栽赃陷害一位朝廷命官,这事儿怎可能不闹大?而一旦闹大,假的就是假的,怎么可能不被戳破?

    再说,刘不同那智商,能甩丁逸柳一个衙前街,怎么可能轻易中计!

    接着,何瑾就看向了端木若愚,觉得这小胖子或许还靠点谱儿“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端木若愚皱眉沉思一番,开口道“老大,栽赃陷害不行,那咱就引君入瓮如何?上次对付胡不归,不就是设了一个套,让胡二黑赵麻子一下跳了进去,一打就一串儿?”

    何瑾紧盯着端木若愚看了一会儿,也递给了他一支笔,指着墙角道“你去陪火儿一起画吧......”

    想设计,那也得有破绽才行啊!

    刘不同是贪财,却做得很谨慎;好色那方面,似乎也没什么绯闻——这看起来就是一块儿滚刀肉,还设什么计,又如何下手?

    还有就是,刘不同的智商,可要甩胡二黑和赵麻子两个衙前街啊!

    无奈之下,何瑾又将目光放在了老宋和老吴身上。

    可两人这会儿一见那目光,都开始发虚。不等何瑾开口,老宋就直接苦笑着道“瑾哥儿......麻烦也给我俩一支笔吧。”

    好嘛,才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全军覆灭,何瑾越发觉得自己的脑仁儿疼了。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越想越怒,他将《孙子兵法》都搬了出来,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若愚,你去查刑房里所有,能跟刘不同扯上关系的旧案;火儿,你去动用所有的城狐社鼠四下打探,一定要将刘不同的前生过往,都给我扒出来!”

    虽然不太懂心理学,但何瑾也知道,如刘不同那样的笑面虎,肯定心理很阴暗。

    这样的家伙,一定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他就不信刘不同能跟耗子精一样,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下!

    然而,两天后几个人在班房一聚首,端木若愚和刘火儿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何瑾却听着两人的汇报,眉心儿都开始突突直跳这个刘不同,当真是一颗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

    两日的时间,从刑房和街巷两处同时下手,竟连他的一点把柄都没抓住......不,严格来说,是哪怕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查到。

    端木若愚和刘火儿对视一眼,看样子比何瑾还忧愁完了,老大这次可遇上难题了,之前在礼房押老大赢的那些银子,恐怕要收不回来了......

    “老大,其实斗不倒也没关系。”端木若愚体胖心宽,率先从赔钱的悲伤中走出,还安慰何瑾道“反正,刘不同也搞不倒你......”

    “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