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这么快就来了啊?(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丁逸柳是傻子不成,怎么可能亲口说出实情?”陈铭听着何瑾的话,不由摸了摸他的额头“没冻着啊......怎么脑子没发烧,就说起胡话了呢?”

    何瑾无奈地打落陈铭的手,道“老爷子啊,丁氏受刑也不肯开口,是因为她本就是贫苦之人,又不知被丁逸柳如何抓住了把柄,自然硬忍着也不会说。”

    “可丁逸柳娇生惯养的,长这么大恐怕连血皮儿都没破过。这样的家伙平时叫得欢,真正三木俱下的时候,铁定涕泪横流,什么都会交代了。”

    陈铭却还是一副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何瑾道“小子,他可是秀才,咱大明不兴给秀才上刑的。”

    “也就是仗着秀才这身皮而已,咱给他扒下来不就行了?”说着,何瑾一招手,唤过牢房外的刘火儿问道“交代的事儿,办得如何了?”

    “回老大,已经办妥了。”刘火儿目光阴沉,看向何瑾时不由凛然一凝,恭敬言道“若是老大点头,有时机便可动手。”

    “嗯,那就......准备动手罢。”

    何瑾此刻面色也不太好看,反应了一会儿后,才向陈铭交代道“老爷子,回去告知师父一声,这两日会有好戏看。”

    “小子,又在故弄玄虚......”陈铭不由开口抱怨,但见两人神色不太对后,还是凝肃点头道“反正老夫清楚,你小子决不会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而那丁逸柳,却是真心坏到家了。就算你手段过了点儿,老夫也会向大老爷解释劝慰一番。”

    “如此,多谢老爷子了。”何瑾起身,恭送陈铭离去。

    ......

    这天下午州学放课后,气闷心烦的丁逸柳便没在学堂留宿,回到了乡下的庄园。

    丁家家大业大,在城里有宅院,在乡下也有庄园。之所以选择回这里,是父母高堂不在乡下住,却有他买来的一房娇美小妾。

    回到庄园后,他喝了几杯闷酒,渐渐有些醉了。

    这一醉,不由放浪形骸起来。一把推倒了在旁陪酒的小妾,面色阴沉地宽衣解带,狠狠在那具滑嫩的身子上折腾。

    可就在丁逸柳感觉此番自己格外神勇,身下的小妾也不由开始娇啼起来的时候,房门却忽然被庄子里的长工推开了“少爷,不好了,庄子里不知怎么出现了一具尸体!”

    丁逸柳被如此一惊,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又羞又恼地吼道“滚出去!......等等,你刚说什么?”

    长工贪恋地瞟了一眼小妾嫩白的肌肤,又看着丁逸柳气急败坏地裹着衣服,不由感觉这事儿好像挺尴尬的,可怎么......就忍不住想笑呢?

    秀才相公什么的,果然都是银枪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啊。

    但随后想起正事儿,他又不由战战兢兢地回道“庄子里......无缘无故出现了一具死尸!”

    人命大事,丁逸柳自然不敢怠慢。又臭骂了那长工一阵后,当即命人点了灯笼,大冬天晚上冻得跟狗一样出去了。

    到了园子里一看,原来是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可怕的是,老乞丐旁边还有一柄染血的匕首,身上也有两处明显的刺伤。

    “这,这怎么回事儿?”丁逸柳从未遇到过这等事儿,一时不由慌了手脚。

    “我等也不知道,没听见什么动静,更没看到什么人打斗。好像这老乞丐,突然就出现在园子里一样。”

    丁逸柳脑子里瞬间想到的,就是派人去报官。

    可当他说出这提议时,庄园里的长工却不同意“少爷,你是没经过事儿,不知道衙役的手段。这乞丐死在了我们园子里,如何能说得清楚?”

    “若是报了官,衙役必定就会认为我等是罪犯,扔入牢狱里敲诈勒索。就算少爷是秀才相公,也逃不了这一遭!”

    “就算最后能破财消灾,也免不了一场牢狱之苦。倒霉的,还会被不分青红皂白,大刑伺候上一顿再说。”

    一听这个,丁逸柳瞬间想到自己跟官府的关系,可谓降到了冰点。尤其那些衙役们,都是何瑾的手下,更是被他狠狠状告得罪过。

    越想越害怕,最后跟几个老长工一合计,丁逸柳决定把死尸远远地运出去丢掉,省得惹来麻烦。

    拿定主意,长工们便将尸体抬上大车,在上面盖好草席子。趁着天黑,两个长工便赶车出了庄园。

    回到屋里后,丁逸柳老是感觉心神不宁,隐隐觉得要有什么祸事发生。一直等到了天快亮了,才看到两个长工回来。

    只不过,两人是五花大绑,被一大群捕快、白役押解着过来的。

    一看到这个,丁逸柳当即赶上前去,连连拱手言道“诸位差官弄错了,这两人是我家中长工,身家清白,并无犯罪......”

    “呸!杀人凶手也敢称清白?”领头的正是刘火儿,此时他不由冷笑一声道“他俩都已经招了,是你让他们挖坑埋死人的!好一个秀才相公,平日看起来斯文儒雅的,想不到如此心狠手辣!”

    这人命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