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这马屁,嗯......舒坦!(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老父母,老父母可要替学生作主啊!”

    听闻了自家徐掌柜的控诉,贾文平却是傲气地很开玩笑,堂堂一介秀才相公,要是向刀笔小吏低了头,以后还怎么在士林中混?

    当天下午,他便跑来了衙门告状。

    可姚璟却看着状纸,只是淡淡地说道“本官知道了,这就发下捕盗文书,让快班去缉拿办理。”

    贾文平不服,拱手开口道“老父母,这案子甚是简单。衙门里那个范六儿白役,便认得那伙儿闹事儿的无赖。老父母只需传唤一番,便可破案......”

    “本官如何办案,需要你来教吗?”

    一听这语气,贾文平才明白事情有些不对劲儿,试探地说道“老父母,学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在下毕竟乃生员,若自家店铺被一众无赖砸了,实属有损士林颜面、大明礼仪威严。”

    可孰料这话落下,姚璟却冷声一哼,道“本官没那么健忘,知道你是生员,更记得上次闹堂的就有你!”

    “学生这次不是来闹堂的。”见姚知州对自己很有恶感,贾秀才赶紧解释道“只是自家的店铺出了事,特来状告。”

    “混账东西!”姚知州却一拍惊堂木道“本官不健忘你却健忘,又忘了秀才不许参与诉讼的祖训?哪怕是自家的诉讼,也当由家人代理!”

    说着,又在贾文平想开口的时候,打断言道“上次一事,本官已然去函提学道了,这次你又明知故犯,看来心思真不在学业上......”

    贾文平一下面露惶恐,灰头土脸地道“老父母开恩,学生只是一时糊涂,才被那丁逸柳蛊惑。学,学生此番回去,必当好生用功读书,不再搅扰衙门公务。”

    “嗯......”姚璟这才点点头,还不忘交代道“店铺的管理费,可是本官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举措。你身为生员,更要以身作则才是。”

    这下,贾文平哪能还不懂?

    可他毕竟只是个秀才,在官场上跟姚璟比起来,要人脉和人脉,要品阶没品阶,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当下,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咽,狼狈言道“学,学生晓得了......”

    看着贾文平退下时的不甘背影,姚璟这才不屑地哼了一声,对着身旁的陈铭言道“朝廷养士百年,竟养了这么些个混账东西!”

    “身为秀才免税免役,一家也会就此成为乡绅富室。谁曾想,贪心不足蛇吞象,丝毫不知心怀天下,为了那点管理费,连脸面都不要了!”

    “东翁息怒,”陈铭却对此早就看淡了,一捋胡子嘿嘿笑道“润德这不正替东翁整治这些人嘛......有道是恶人自有恶人磨,没成想润德动用了那些泼皮无赖,真可谓是一物降一物!”

    “泼皮无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做这些事儿倒是......呃,很趁手。尤其润德还特意让他们分批、间断地去骚扰店铺,使得这些混账关心则乱,来不及再聚众抱团儿。”

    “这般分化打压,本官处置起来倒也极为方便。”姚璟闻言却仍未舒缓,而是还不由蹙眉道“不过,润德难道只有这些本事儿?如此手段,跟小孩子过家家有何区别?”

    “老夫也不知......”陈铭不由也蹙起了眉,思考着道“不过,润德用计一向绵绵不断,滴水不漏。依老夫看,这恐怕才只是开头儿,厉害的还在后面呢。”

    “嗯......”对于这点,姚璟也很是认可,便吩咐陈铭道“劳烦先生去牢房走一趟,看看那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陈铭点头,但随后忍不住眼神儿一疑你们是师徒啊,你咋不去?

    “本官一想起他在堂上......哼,想起他就上火!”

    陈铭见状,却不由笑了起来唉,没有女人在身旁的男人,脾气果然很暴躁啊......嗯,忙完这事儿后,也算在磁州城立住脚了,该劝东翁将妻子接过来了。

    悠悠想着这些,陈铭便来到了州衙牢房。可一看到何瑾的生活状态,顿时气得鼻子都差点歪了!

    只见这牢房里,礼品都快没地儿放了。

    何瑾却盘着腿儿在炕上吃鸭腿,还啃得满嘴流油。一旁的小月儿,贴心地为他捶着腿,沈秀儿正端了一杯酒,看样子还要喂何瑾......

    有酒,有肉,还有女人......这他娘的是来坐牢了,还是来享福了!大老爷为你气得虚火上升、阴阳不调,你却在这里逍遥快活!

    陈铭气得当下就想吐槽,可何瑾却抢前一步伸手,道“师爷,您别说了,我娘刚来过了......”

    “你娘来过了?”陈铭不由有些傻眼,问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娘来了后,看到我这样子,登时就走了,说看多了会折寿!”何瑾嘿嘿一笑,又道“所以,师爷此刻的心情,我是很理解的。”

    “你娘......总结得还真精辟!”陈铭愤愤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拎起另一只鸭腿也啃了起来“大老爷差我来问问,你到底在整什么幺蛾子?只是让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