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案子......没那么简单!(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熬到午时三刻,姚璟终于同意了歇堂。毕竟,知州大老爷也是人,就算再想维持公堂法度威仪,他也饿得慌......

    二堂这里,便留下了几个衙役轮番看守。一众人走向了食堂,让厨子们好一通忙活。而这里发生的一幕,不由又让何瑾心生感慨。

    尽管一众秀才相关们,刚才还大闹了二堂,可衙门这里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礼房的一个典吏,这会儿直接充当了店小二,客客气气地将他们领入食堂后,便又忙着端茶倒水,低声下气的陪着。

    但一干秀才却高傲的紧,自顾自地喝茶吃点心,等着饭菜,根本不把老百姓眼里的‘官人们’当回事儿。

    何瑾愣愣地看着这一幕,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清晰地感受到了什么叫阶级!

    尽管经制吏乃民之在官者,算是平民中的顶层了,论权势财力,也比其中一些穷秀才强之百倍。

    可秀才却是有功名的,虽然只是最底层的士大夫,但在社会地位上,足以蔑视他们这些刀笔小吏!

    甚至,假如不是之前姚璟发威,这些人还敢当堂殴打自己。瞧那架势,还是一副打死不偿命的模样。

    更可怕的是,人人还都觉着这是理所当然的。

    一众平时极有威严的司吏们,在一房乃至他们的领域内,可谓是呼风唤雨的存在。可在这些秀才们面前,他们连上去坐一坐的胆量都没有。

    说起来,这种阶层观念,何瑾脑子里一直是有的,他也一直不断地在告诫自己。但任何空洞的概念,都没有这样鲜明的展示,更能给他以强烈的震撼。

    就算被这些秀才们诬告了的沈秀儿,也没开口说什么,只是小声疑惑地说了一句“这些相公们可都是读圣贤书的,为何会无缘无故地针对我们?”

    “读书读傻了呗。”何瑾忍不住冒起了酸气,随后却又不由问道“秀儿,你觉得我也考个功名如何?”

    “你?......”可沈秀儿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一脸的惊诧。

    然而,打击的话到了嘴边,看到何瑾一副不愉的样子,她忽然就又转了口风道“若你有这样上进的心思,自然是极好的。”

    何瑾这才莞尔一笑,明白女人心里有了你,便会顾忌你的感受。不过暗地里,却是将考功名的事儿提上了日程。

    吃罢饭,一众人便又回到了二堂。这时炭盆里的一堆煤,当然还没有烧尽。

    不过何瑾却有些等不及了,让衙役夹走几块没烧完的煤炭后,便指着炭盆里的一堆灰烬言道“诸位请看,沈家卖的这些煤炭燃烧充分,只会留下灰白的炭粉。”

    “而丁家的炭盆中,却存留大量的杂质焦炭,这足以表明丁家的煤炭,根本不是从沈家煤铺所购!”

    无烟煤和烟煤最大的区别,就是无烟煤燃烧充分,灰烬中不含什么杂质。

    可普通的烟煤里却有矸石等杂质,燃烧不充分,导致二氧化硫等有毒气体挥发,且灰烬也会结焦。

    刘火儿拿来一堆煤炭的时候,何瑾一眼就看出里面有不少的大烟煤。再看丁家炭盆里的焦块儿,就知丁一山是烧了有毒的大烟煤,才导致中毒毙命。

    只是,他不能泄露商业机密,跟这些人解释两者的区别。便想到了用灰烬不一样,来证明两者的不同。

    姚璟让人端来炭盆,仔细看了一眼点头后,又让一众官员、吏员及秀才们看了看。随后,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刁妇,铁证在前,你还有何话说!”

    丁氏顿时脸色一阵白一阵黑,事实俱在无可抵赖,目光不由又看向了丁逸柳。

    而丁逸柳这会儿再也忍不住了,出列拱手言道“老父母请容学生有话要讲!丁一山买来沈家煤炭一事,证据确凿。可沈家煤炭这里,只凭何瑾装神弄鬼搞出这什么灰烬一事,实难令人信服!”

    “更何况,沈家三日来卖出的煤炭不下万斤,可又有谁能保证,她名下所有的煤烬都是如此?说不定,这就是何瑾故弄玄虚,混淆是非,想逃避人命重责!”

    这时,刘不同也跳了出来,附和道“不错,丁生员言之有理。卑职适才便说了,沈家既然是用秘法改制毒炭,难免良莠不齐。区区灰烬不同,不能说明什么。”

    姚璟遭两人如此一逼,不由被架住了。眼神儿不由望向了陈铭,可陈铭......只能又将眼神儿望向了何瑾。

    何瑾也只能微微一叹,在科学不昌明的这个时代,明知丁逸柳和刘不同是在胡搅蛮缠,但也无计可施。

    不过,他也早料到了这种情况。

    于是便上前拱手言道“师父,这煤炭一事,两方各有道理。明显其中一方乃诬告,既然敬酒不吃,只能吃罚酒了!”

    跪在地上的沈秀儿闻言,不由猛一抬头,不敢置信地望着何瑾好你个没良心的,刚才我还不打击你这贪财好色之徒考功名,你也笑得甜蜜蜜,还夹菜给人家吃......这会儿到了关键时刻,反口就把本小姐给卖了?

    堂上的姚璟这会儿也心中窝火,因为谁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