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鼓山那块地,风水好啊......(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谈论好股权分配,何瑾更是堂而皇之地,又让沈秀儿立下了契约。对于这一点,沈秀儿已见怪不怪,从善如流地写好了字据,并在上面签字画押。

    而对于沈秀儿的签字,何瑾还是很放心的——他早就打听过了,沈家现在的生意,基本上就由这位十六岁的少女做主。

    说起这沈家,在磁州地面儿上也算个传奇了。

    已经过世的沈老太爷贫苦出身,打小儿就在瓷窑里当学徒,肯吃苦、也好学。但闷声不语的,也没啥出奇的地方。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他五十岁的时候,竟突然辞掉了瓷窑大管事的差事儿。拿出了一辈子的积蓄买下了一间小瓷窑,还盘下了一家店铺,开始自己创业当老板。

    这在当时,可掀起了不小轰动。谁都不信一向不怎么爱言语的沈老太爷,能当好一个老板,大家都等着看热闹。

    哪知沈老太爷干了大半辈子的窑工,把什么都摸清楚了。自己烧瓷后几经摸索,烧出的瓷器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深得文人雅士、高官贵门的喜爱。沈老太爷的生意由此越做越大,沈家也越来越兴旺。

    如果说沈老爷子是厚积薄发的典型,他儿子沈世昌则是大开大阖的代表。

    这位沈家第二代传人接掌家业之后,又果断收购了十几家铺面扩展业务,还做起了古董、仓储、牙行、杂货、庄园等生意。后来听说还跟官面上人物有了往来,儿子又考上了秀才,一家人既富且贵。

    然正所谓盛极而衰,沈世昌一次外出做生意的时候,遭遇马贼截杀丢了性命。沈家大少爷沈兴邦从不沾染俗务,根本不懂得如何打理家业。

    谁都说沈家要完蛋了,想不到前年还不到十五岁的沈家幼女沈秀儿,竟替兄长撑起了家业,把十几家店铺和庄园打理得井井有条。

    这两年的时间里,沈家生意非但没破败,反而稳中有升。在彰德府可能还不算什么,可在这磁州城里,却已然是一流的富豪之家。

    所以说,沈秀儿这里签了字,就相当于沈家全权通过。

    这一点,也是何瑾愿意跟沈家合作的缘故。因为没太多的族人乡老们瞎掺和,办事儿简单干脆有效率。

    揣好契约后,他便自然而然地,又一拉沈秀儿的手儿“走吧,事不宜迟,咱这就去户房把鼓山的那片地买下来。”

    沈秀儿早就准备好了银票儿,但想着那么大的一座金山生意,心里忍不住还是有些发虚“我,我准备了十万两的银票,这些应该够了吧?”

    “放心,肯定够的。”何瑾却嘿嘿一笑,忍不住又捏了捏沈秀儿的小手儿。

    然后,沈秀儿一下小脸儿羞红,鬼使神差地就被何瑾拉走了。只不过,到了街上看着人来人往,她便反应了过来,执拗地将手又抽了出来。

    这一下,她心中其实也是有些忐忑的。

    毕竟,敏感的少女心思,让她已感受到何瑾对自己有些情意。而自己......似乎也没之前,那么厌恶这个家伙了。

    这次把手抽了出来,他该不会生气吧?

    心里一团乱麻的沈秀儿,不由抬头看了一眼何瑾。发现何瑾面色先是愣了一会儿,随即便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然后就......牵住了小月儿的手!

    这混蛋,真是贼不走空,反正那手就不能闲着安分点儿!

    可小月儿呆萌可爱,不过十二岁的年纪,何瑾牵她的手那是爱护幼小,自然又体贴,沈秀儿又能说什么?

    她只能憋着一肚子的幽怨气,来到了衙门的户房。

    一进这户房,沈秀儿就有些惊住了。

    原来张文华早就通知了手下,看到他们进来,一个个都露出了热情的笑脸。

    还有一个白役更是麻溜儿地跑了过来,殷勤相迎道“何令史,沈小姐,你们终于来了啊。司户大人正等着你们呢,请进,快请进......”

    这,这是进了衙门的户房,还是来到了醉东方大酒楼?

    你们往常的鼻孔朝天呢、平日的爱搭不理呢......还有你这个白役,本姑娘记得也是见过你的,你曾经高贵冷艳的范儿呢,怎么这次跟店小二一样热情好客了呢?

    可就在沈秀儿忍不住心中吐槽的时候,里面套间儿的张文华,却更让她开了眼界。

    一进门儿后,张文华竟主动地站了起来,和煦如春风“哎呀,贤侄,沈小姐,你们可算来了。本司户等得,可都有些望穿秋水了啊......胡安,还愣着干什么?茶,快上茶,上好茶!”

    这一下,沈秀儿不由微微张开了樱桃小口,愣愣看着眼前这位四十出头儿的张文华这,这还是手握一州税赋、田地、财权的司户吗?这位平日自己三请四请,都不屑往来的财神爷,怎么现在比自己的二舅还亲切和蔼?

    就在此时,白役胡安却一声应和“好咧!......”那嗓门儿真叫一个清脆爽利、热情贴心,比醉东方酒楼里的小二还专业......

    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沈秀儿都觉得自己大脑,是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