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刚才对我爱搭不理,现在让你高攀不起(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何瑾糙心的大男人,自然忽略了沈秀儿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女儿怨。最主要的,他还是个贪心不足的家伙,一想到鼓山那座金矿,心里就跟着了火一样。

    从昨日同沈秀儿商议后,他今日一大早就呆在刑房办公室里,一直等着......吃午饭。

    当然,吃午饭只是个由头儿。真正想做的,是借着午饭时间,探探张文华的口风。

    他已找陈铭打听过了,当年张文华可没汪卯明和刘不同那般痴恨,对老娘的心思应该属于......嗯,纯纯的暗恋。

    虽然一想起油腻中年大叔的暗恋,心里就止不住有些腻歪。可至少这样,何瑾觉得自己跟张文华,还是有谈一谈的可能。

    好不容易等到了日上正午,他便心急火燎地走进了食堂。

    磁州衙门有三个食堂,左侧的是官员食堂,右侧的是吏员食堂,前院还有个胥隶食堂,三个食堂一个比一个大,可档次却是成反比的。

    而在吏员食堂里,也是分档次的。

    外头是给非经制吏吃饭的地方,数百人挤在一块儿跟打仗一样,就别想着能安安静静地吃顿饭了。里头一间却是专为经制吏准备的,环境简洁舒适。

    可见在大明朝,等级观念是何等的无处不在。

    何瑾却很感激这一点这样一来,才方便他跟张文华交流交流嘛。因为,他现在也是朝廷的经制吏了,有资格在里头那间吃饭的。

    进了里间后,便发现饭菜已经摆放好了。

    有蟹粉狮子头、黄山炖鸽、炒紫角叶、豆腐蕨菜汤,还有一盘红馥馥的松鼠桂鱼。四菜一汤,荤素搭配,可比外间的三素一荤丰盛多了。

    最主要的,是外间八人一个桌,里间却只有四人一桌。最方便司吏、典吏们优哉游哉地喝着小酒,斯条慢理地谈着话,比起外面剑拔弩张的场面,要从容太多。

    何瑾先一屁股坐在了一个桌上,便静静地等着张文华进来。

    不多时,一众青衫典吏们陆续而至,看到何瑾后都微微点头示意,却也没主动往他身旁坐的。

    毕竟这孩子邪性,手段高明,县衙上下人所共知。虽然他们不认可汪卯明,但也不会无缘无故地亲近何瑾。

    哦......对了,汪卯明最近不怎么来这里吃饭了。因为,没脸来......

    何瑾当然也不在意这些司吏、典吏,等尹悠坐在他旁边后,便看到张文华同户房另一个典吏进来了。

    他当即起身,主动招呼道“张司户,来这里挤挤吧,别的桌儿都满了。”

    被何瑾这么突兀一喊,张文华显然有些错愕。可环顾里间一圈儿,发现今天的确来的有些晚了,便勉强地笑了一下,坐在了何瑾的身旁。

    随后,他也没跟何瑾攀谈的意思,拿起筷子便开吃。甚至,面对何瑾那发亮的眼神儿,反而还显得有些拘束和躲闪,一副赶紧吃完走人的架势。

    “张司户,最近户房那里应当没什么大事儿吧?”何瑾眼珠转了转,寒暄了一句废话。

    张文华则微微点点头,回了一个字“嗯。”

    “张司户,令尊堂都还硬朗吧?”何瑾还不甘心,又问候起了人家父母。

    “嗯。”

    “张司户,令郎明年好像就八岁了,应当入学堂开蒙了吧?”

    “嗯。”

    “张司户,婶夫人听说最近迷上了佛门,在家中设了一座佛堂,每日为司户烧香诵经祈福?”

    “嗯。”

    一连问了七八个问题,愁得都快要问人家夫妻生活和谐不和谐了,张文华这里还是简单的一个‘嗯’。

    何瑾算是看出来了,人家张文华是既不主动,也不拒绝,更不打算对自己殷勤的态度负责,标准的‘三不’渣男体。

    摆明了,人家就是不想跟你有什么交流互动。

    遇到这样的情况,何瑾还真是一时有些傻眼假如张文华稍微主动一点,凭借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怎么也能忽悠他卖了鼓山那片儿地;哪怕张文华跟汪卯明和刘不同一样,对自己充满恶意,自己也能摆明车马干一架。

    可偏偏这种情况......就有些狗咬刺猬无处下嘴了。

    食不知味地夹着菜,何瑾的眉头都快皱到了一块儿这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那就只能......来骗的了。

    拿定主意,他就不再热脸贴冷屁股了,而是叹了一口气,扭头对一旁的尹悠言道“尹伯伯,大老爷要刑房整理的陈年旧案,可都筛选规整出来了吗?”

    “嗯,倒是有不少的案子。”尹悠看不懂何瑾今日为何如此碎嘴,但还是就事论事问道“只是不知,大老爷为何突然要来这么一出儿?”

    何瑾却嘿嘿一笑,故意放小了声音道“尹伯伯,你这还看不出来吗?大老爷这是要准备雄起了呀!”

    “你想想,这新官上任,怎么不得来三把火?大老爷虽然看不起温温吞吞的,但那是人家胸有城府。”

    “可眼下大老爷已视察了民情,安抚了衙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