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案情大白!(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此案乃事关整个衙前街的大案,百姓商户自然皆乃苦主原告。”姚璟赞赏地向何瑾微微一点头后,才起身高喝道“来人,放百姓入衙,本官要与民同审此案!”

    见姚璟如此意气风发,分明要将事情闹大的架势,汪卯明终于知道自己兜不住了,面色煞白地不敢多发一言。

    而这个时候,吏目刘不同却再也坐不住了。

    他小舅子胡不归有没有敲诈勒索衙前街,他心中当然清楚。毕竟他那里每月,还收着胡不归的上供呢!

    “大老爷,这恐怕不妥......刁民们一向粗鄙不逊。倘若放任进来,岂非乱了衙门规矩,失了体统威仪?”

    敢挡着自己刷声望、赚民心,姚璟当即便怒了“混账!刘吏目你身为朝廷命官,不思为民请命,反而阻挠百姓诉告,到底居心何在?!”

    “本官身为一州父母官,自要为子民作主,今日便坐在这堂上,看看百姓会不会如你所言!”

    话音刚落,姚璟便看到何瑾不声不响地,唤过向老宋耳语了一番。

    随即老宋走到了堂前,吩咐皂隶门禁们道“调民壮前来,维护好秩序。同时拉起栅栏,告知百姓只许在栅栏外旁观,不准高声呵斥、扰乱公堂。否则,严惩不怠!”

    这一幕看在眼中,姚璟对何瑾的喜爱,一下涌上心头真是个伶俐能干的人儿!从不给人堵心,还尽默默做着漂亮事儿。就算上司遇到了困难,也自动默默地给解决了......

    有了老宋的吩咐,衙役们立时忙碌起来。

    百姓们在仪门前被告知了一番,随即一个个静默地走入二堂前,齐齐跪拜道“谢大老爷开恩!”

    “百姓们请起!”姚璟当即开口,惭愧道“本官上任不久,今日才知诸位百姓生计何艰。不过请诸位放心,今日本官与诸位共审此案,务必要水落石出,还诸位一个公道!”

    言罢,待百姓们又是一阵感激涕零后,姚璟才想着快刀斩乱麻,问道“昨夜究竟何人见证了,胡二黑、赵麻子行凶作恶一事?尽管上堂答话,本官必会秉公直断!”

    话音一落,吴婶儿、兰妹子、张大爷、李大嘴等一众街坊邻居,纷纷上堂跪在月台板上,道“草民皆可作证!”

    当下,这些街坊百姓义愤填膺,便将昨夜所见之事,一一讲述出来。何瑾在旁一边记录,还一边观察了一番胡二黑和赵麻子的反应。

    这两人显然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而且还激起了民愤。此刻目光惊骇绝望,犹如两只寒风凛冽中的小鹌鹑,已再无一丝抵抗的心思。

    可事情到了这里,也已不是他们能掌控的了。

    刘不同深知这事儿,可能会牵扯到自己。待百姓们讲述完后,他当即赤膊下阵、力保小舅子道“大老爷,这些刁民的证词不足为信,他,他们......”

    话还没说完,姚璟便怒视开口“这些百姓同刘美娥只有街坊之情,难道他们会作伪证,污蔑胡二黑、赵麻子不成!”

    刘不同棋差一招,懊恼不已。

    但他随后眼珠一转,又急忙道“大老爷,卑职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断案需人证物证俱全,单靠这些刁......百姓们的证词,还定不了胡二黑、赵麻子的罪状。”

    姚璟闻言不由面露不愉,但也只能无可奈何地一拍惊堂木,对着胡二黑和赵麻子喝道“百姓证词在此,你们还不认罪?!”

    胡二黑和赵麻子当即想开口,可就在此时,刘不同却也插了一句“不错,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再说!”

    姚璟闻言气得牙根儿直痒痒,可无奈刘不同也是朝廷命官,也有衙参问训的权力。他纵然心知刘不同这是在威胁二人,却毫无办法。

    可怜胡二黑和赵麻子,这会儿都快要哭了你们神仙斗法,拿我们开刀干啥?我们这不成了风箱里的耗子,两头儿受气吗?

    最后还是赵麻子有些胆色,觉得姚璟初来乍到,根基浅薄。而整个磁州衙门实权,早已被底下官吏架空把持......

    心一横,他便咬牙说道“大老爷,这些刁民俱是诬告!小人不过奉命催缴课税,他们便怀恨在心,在何瑾这等恶吏的唆使下,串供污蔑小人!”

    “不错!”刘不同当即大喜,又趁热打铁道“大老爷,此案乃何瑾代告,他又岂能拟写案牍?还是交由汪司刑公正记录为好......”

    何瑾见状,深知不能让刘不同给带乱了节奏,当即抓住重点核心,对堂上的刘美娥问道“美娥婶,你每月都交给胡二黑、赵麻子一两银子,难道就没留下过证据?比如,每月的账本儿之类?”

    “民,民女不识字,哪会有什么账本儿?”刘美娥一脸懊恼,但随即又双眼一亮,道“不过,昨日下午给他们的那一两银子,民女知道成色不怎么足,而且还缺了一小角儿......不知这算不算证据?”

    汪卯明这会儿刚喜滋滋地坐回刑案的位子,不料事情已这般峰回路转,忍不住气急败坏地喝道“何瑾,你这是扰乱公堂、诱证诬陷!”

    一肚子火的姚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