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我还是个孩子啊!(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下属挑战上司最根本的一条原则,就是千万不能掉入上司设计的坑里。因为你一旦陷了进去,便只能被动地防守,疲于应对。

    例如何瑾若一心想着,该如何完成那些卷宗。那汪卯明随后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办法,将他虐得死去活来。

    他之前的装可怜、攒人品,其实还是为了今日的痛快反击。

    也唯有这一步,才是至关重要的——否则就算你再赢得衙门上下的心,可自己没能力、不主动创造机会,永远只能是被人踩在脚底下的一滩烂泥。

    当然,这样的做法,也不是没有缺点。最大的副作用,就是加速了汪卯明对他的恨之入骨。

    这一日,汪卯明在司刑房里足足呆了一天,连午饭都没心情去吃。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能将何瑾这可恶的熊孩子除之而后快!

    可思来想去,最后竟悲哀地发现木已成舟自己原以为轻而易举,却不料已千难万难。

    此时的何瑾不说羽翼已丰,最起码风头正劲,一跃成为刑房乃至衙门上下的当红炸子鸡。自己空有着刑房司吏的身份,却要投鼠忌器,已没多少对付何瑾的筹码了。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何瑾刚得了大老爷的青睐,倘若此时自己便出手打击报复,那就不仅仅是在针对何瑾,连带着还是在挑衅大老爷的威信——衙门里混了大半辈子的汪卯明,明知已踏错了一步,焉敢再继续向着万劫不复的深渊走去?

    一直到了申时下班的时候,汪卯明这里仍旧焦头烂额,没一丁点的头绪。

    待衙门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才如丧家之犬般来到了醉东方酒楼。要了一壶暖酒、几碟下酒菜,开始喝起了闷酒。

    无独有偶,就在汪卯明愁苦落寞的时候,忽然一撇眼看到对面的角落里,还有一个人也在借酒浇愁。

    而且,那人他还认识——是衙门快班的班头胡不归!

    一看到此人,汪卯明混沌的脑子,忽然感觉来了一道灵光不错,这次何瑾风头是出尽了。可打了自己脸的同时,连带着也将胡不归给扇了。

    破案缉凶这种事儿,从律例上来讲的确属于刑房负责的范畴。但衙门快班的职责,则更为专一,就是纯粹地负责抓捕凶犯。

    又由于刑房里大多是负责刀笔的书办,所以以往这等案子,都是刑房负责誊写卷宗、记录案情,捕快才去缉拿凶犯......

    这一次何瑾单枪匹马破了此案,那对快班来说,是什么样的行为?

    是助人为乐,帮助同僚的友善共赢吗?

    错!

    那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

    他这般胡闹乱来,不表明整个快班都是废物?那领导快班的捕头,不也就成了废物头子?

    那,那......郁闷的胡捕头,能不来这里喝闷酒?

    想到这些,汪卯明不由拎起自己的酒壶,主动走向了胡不归“老胡,我们这真是......唉!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了沙滩上了啊。”

    胡不归的心思,正如汪卯明所料。

    一看汪卯明竟还有脸调侃,不由恼怒言道“老汪,你堂堂一房司吏,到底是怎么弄的?竟让你一个黄口小儿,在大老爷面前那般羞了我等的面皮?!”

    汪卯明却故意露出一副怂样儿,道“老胡啊,认了吧......这年头儿的年轻人,可是不如我们那一代了。一个个目无尊长、狂妄无边,我又怎能降得住?”

    “你降不住,那就让我来!”胡不归闻言,不由狠狠灌了一口猫尿,唾骂道“呸!我们吃过的盐,比他们吃过的饭都多!”

    “那个没爹的货,就根本不知......这论资排辈,可不是没有道理的。若人人如那小崽子一样乱来,天下岂非都乱了套!”

    汪卯明诱了半天,就等这句话了。闻言当下一拍胡不归的大腿,道“老胡说得对啊,教训他是为他好!只是不知......你打算从哪里下手?”

    “啊?......”

    胡不归一下有些傻眼老汪,你说吃就端啊?我是看那小子不顺眼,可也没想好怎么对付他呀......

    然而,汪卯明这里早就准备充足,又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岔开了话题“老胡,据我所知,这衙前街上的生意,都有给你的孝敬吧?”

    涉及自己的灰色收入,胡不归一下警觉起来,冷面道“老汪,你这话什么意思?”

    “莫多心,我这不是在替你出主意嘛。”汪卯明赶紧安抚,随后又阴冷地言道“可你却不知,何瑾这小子非但在衙门里风生水起,在街面上也跟沈家合作了一门儿生意。”

    “只不过,他的这门儿火坑生意,可没向你打过半点招呼......这分明就是,没把你放在眼里呀!”

    “什么!那火炕的生意,是那小崽子弄出来的?”

    胡不归这下彻底炸了衙门里的事儿,也就丢些脸面,不少一块肉的。可火炕这生意,却是大笔的银钱收入......

    断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