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小官人做啥事儿都有道理(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俏尼姑入堂后,便浑若无人地上了香,又翻开了蒲团前一半儿的佛经,敲起了木鱼,道:“小官人请自便,佛门清净之地,可不要打搅贫尼清修。”

    此时她一副宝相庄严,半点没轻浮放浪的模样。若不是赖三儿确认这里就是个淫窝,都以为这就是一座再正经不过的观音庵。

    这一下,可把赖三儿给愁坏了。

    他只是听说过这里如何禁忌销魂,却根本没来过。

    可这淫尼就是拿腔拿调,自己总不能上前摁住这尼姑的手脚,让何瑾来糟蹋吧?

    更何况,他带何瑾来这里,还不是为了找尼姑......

    越想越急,越想也越怕,赖三儿不由都冒起了冷汗:第一次替小煞星办事儿,就如此不顺利......要是小煞星着恼起来,会不会出去后,就把自己埋这荒郊野地?

    可就在赖三儿无计可施的时候,何瑾却显得游刃有余。

    他没搭理那尼姑,而是恭敬端正地也给观音大士上了香,甚至还念了一小段儿的佛经。

    随后,待那尼姑不由称奇的时候,他才开口道:“师太,外面天寒雪凉,我等到此尚未用饭,不如烫壶热酒来,也好驱驱寒气如何?”

    说着,他便把一块足有二两的银子,摆在了供桌上。

    那尼姑一见银子,顿时神色一动。

    其实,当见到何瑾的时候,她已春心萌动:毕竟食髓知味,又瞧着何瑾面嫩清秀,偏偏一举一动还颇有分寸,她心中可是好奇得紧。

    但在她的认知里,男人都是些贱骨头,越是吃不着,就越是着急。等好容易吃着的时候,才会感到无比的满足。

    于是,纵然心里已是千肯百肯,面上却是欲迎还拒,开口训斥何瑾道:“你这小官人好生多事,避了雪又讨要吃食。待会儿会不会得寸进尺,还让贫尼陪酒?”

    何瑾淡然一笑,道:“自然不会的。”

    尼姑听了这话,便有了台阶下。嘴上又抱怨了一句,却起身不着声色地拿走了供桌上的银子,去后面准备吃食了。

    赖三儿看着这一幕,心中对何瑾的景仰简直已如滔滔江水:何官人厉害啊!这借口加利诱,一下就让那尼姑毫无抵抗的能力。

    尤其一番话里还带出了酒......谁不知酒是色的媒,这随后喝起酒来,不就天雷勾动了地火?

    啧啧......想不到这嫖妓,竟真能有如此多的道道儿。

    嗯,你们城里人就是会玩儿!亏自己之前还拿什么地图攻略来,人家何小官人这才是......真人不露相啊!

    而赖三儿这里正敬仰万千,何瑾却侧着身子,瞧俏尼姑的方向瞅了一眼,顿时吓得差点儿惊叫起来:只见那后面的厨房里,分明有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壮得简直有如猛张飞,偏偏还穿着缁裙装尼姑!

    那情景......咦,辣眼睛!

    但回头想想,何瑾又觉得这才正常。毕竟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尼姑,哪能做得了这等生意,还不是需要一个打手?

    再看看外面的小雪,何瑾忽然又想起来了:严娘子失踪的那一日,好像也下过一场小雪。

    严娘子若是真走到了这附近,她一介妇道人家即便为了避雪,也是不愿在树林前的酒馆里,跟一群男人乱挤的,反倒这个尼姑庵是个不错的去处。

    尤其这地方很是冷僻,俏尼姑又装得有模有样,捕快衙役纵然探查到这里,也瞧不出什么端倪......

    如此推测下来,这尼姑庵就是严娘子被绑架的地方,又多了一成的可能。现在关键的,就是看能否从那淫尼的口中,探听出严娘子的下落来。

    刚想到这里,何瑾便看到那俏尼姑出来了。

    她手里拎了一个食盒,打开后里面是一盘盘造型精致、色泽鲜艳的素食菜肴,当然,还有一壶热好的素酒。

    所谓素酒,就是寺庙里供神敬佛的酒,也是和尚尼姑可以喝的酒。

    何瑾看着那尼姑摆放完酒菜,顺手一拉就将她揽在了怀中,道:“师太礼佛辛苦,这一桌的酒食我等也吃不完,不若一起用了吧。”

    那尼姑当即假意挣扎,可还未开口,又听何瑾道:“佛门讲究苦修,师太若是浪费了这一桌子菜,不怕佛祖怪罪吗?”

    这下,俏尼姑已确认何瑾是位老司机,也放开了姿态媚笑道:“小官人真是生得一张好口舌,让贫尼都无话可说,只能恭敬不如从命。”

    何瑾知道欲速则不达,便只是搂着那尼姑慢慢调戏。随后又夹了一筷子金针川荪卷,送入口中一尝,顿觉清淡可口,香气四溢。

    再尝尝其他的香菇面筋、翡翠素鸡片等几样菜肴,全都是色香味俱佳。就连都吃饱了的赖三儿,也不由食指大动,忍不住又吃了些。

    这一刻,他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个怪异可怕的想法:这些素菜,该不会是后面那位猛男兄做的吧?

    呃......正事儿要紧,正事儿要紧!

    想到这里,他又继续拿着话寻借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