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纯情童子鸡?(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真有这等好去处?......”继续伪装着饥渴少年,何瑾伸手就塞了一把铜子给赖三儿:“要是能让我满意,少不了你的好处!”

    毕竟在大明朝,这种事儿虽然是合法的,甚至还有朝廷专门儿开办的场所教司坊。但你若想人美价廉、找到性价比较高的娱乐场所,也是很不容易的。

    首先需要承认的是,明代从业人员水平是极高的。

    那地方叫青楼,原本指的是豪华精致的雅舍,也指代豪门贵户。里面的姑娘琴棋书画、诗词歌舞样样精通,而且模样秉性任君挑选,保证能让男人醉生梦死。

    但青楼最大的缺点,就是价钱太高,腰间没缠个十万贯,别想去里面潇洒。

    并且,就算你有钱,也行不太通。

    明代等级森严,只有钱的那叫土鳖,在讲究“卖艺不卖身”的青楼里,很难得到名妓的青睐。最好呢,你是个风流才子,才有可能让美女倒贴。

    至于价钱低的地方,当然也有,就是所谓的烟花柳巷了。

    只是那里的档次就低多了,有钱在那里虽然可以为所欲为。但问题是,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人有钱。

    所以,这等两极分化的社会风气,就导致有些不上不下的矫情男子,渴望人美价廉......例如,何瑾此时扮演的,就是矫情男里纯情童子鸡的货色。

    幸好,他此时扮演得很是成功。

    赖三儿一看将近五十文的铜子,哪还会怀疑何瑾别有用心?当即主动领路走着,道:“小官人随我来,保证让小官人不虚此行!”

    何瑾跟在后面,不由暗暗惊奇不已:钱真是种神奇的事物啊......让一个粗鄙的地痞,这会儿都说出‘不虚此行’这等成语了。

    走在幽静的乡间小路没一会儿,忽然就看到赖三儿,拐入了一条偏僻的岔路。接着再走了大概百步,何瑾便看到一座古朴寒陋的尼姑庵,掩映在落叶的树林丛中。

    看着赖三儿直冲冲地向尼姑庵走去,何瑾当即就飚了,一把从背后揪过赖三儿推在树上,骂道:“赖三儿,是不是今天给你脸了,就忘了我的手段?让你带我寻花问柳,你往尼姑庵里走什么走!”

    谁料赖三儿一怂之后,忽然便贱兮兮地笑起来了:“小官人,你果然是个雏儿啊......你当真以为,这是座尼姑庵?”

    何瑾这才有些明悟,不由一挑眉,猥琐地说道:“哦?......你的意思是,里面还大有乾坤?赖三儿,可以啊,我果然没找错人!”

    这话要是说给别人,那无疑就是在骂人家了。可对于赖三儿来说,这绝对就是称赞,他不由笑道:“小官人抬举了,只是......”

    说到这里,赖三儿又为难了起来,蹙眉道:“只是这尼姑庵可没那么好进,不是有钱就能行的。尤其小官人是生面孔,还要找可心的人儿,恐怕不太容易办到。”

    说罢,看何瑾面露不愉,他又怕挨揍,赶紧又转口道:“不过,小官人风流倜傥、本事儿又大,必然会让那些尼姑心花怒放的。放心,有小人领着,小官人此番必然......嗯,不虚此行!”

    何瑾这才点了点头,放开了赖三儿。

    不过,同时他又对赖三儿的文化修养深表遗憾:怎么还是‘不虚此行’这个词儿,你就不能换个‘满载而归’、‘兴尽意满’?

    算了,一个地痞无赖都开始学着用成语了,也就别太苛责人家了。

    到了尼姑庵前,赖三儿便上前叩门。

    不一会儿,吱呀一声门开了,便看到一位二三十年纪的俏尼姑,面带警惕地临门而立。

    这尼姑容貌秀丽,眼角含春,面上略带脂粉痕迹。身穿着长领元缎滚边的莲瓣精葛缁裙,片片莲花叶隐缀在宽大的僧袍,立时透露那风流体段儿。且既有出家人的出尘,又有含蓄的娇媚。

    一见这尼姑,赖三儿顿时骨子就酥软了二两,不待那尼姑开口,他便掏出了二十文钱,开口道:“师太,我是带何小官人来见世面的,赶紧让我们进去吧。”

    那尼姑一见这架势,不由柳眉倒竖,呵斥道:“哪来的地痞无赖,将这佛门清修之地,当成了什么场所?”

    赖三儿讨好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闻言也怒了,拿出痞子的架势叫道:“装什么清纯,道儿上谁不知你这观音庵,就是个淫窝子!知道我是谁吗?......衙前街的赖三儿,来这儿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简直可笑!”那尼姑闻言更怒,气愤叱道:“什么阿猫阿狗竟敢如此辱灭佛门,就不怕佛祖降罪吗?你二人最好速速离去,否则贫尼必报官捉拿!”

    言罢,那尼姑就要将门狠狠关上。

    何瑾一见这架势,便知不能再藏拙了,当即上前喝道:“放肆!赖三儿,你怎可如此对师太无礼?让你带我寻一幽静之地礼佛,没曾想你竟这般惊扰了师太清修,还不速速向师太赔罪?”

    “小官人,你,你不是?.......”赖三儿一下就傻了。可下面的话还未出口,就看到何瑾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