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原因如此狗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考试结束后,当然就要去人事科办理档案了。这下陈铭就不亲自领着,而是派了一个白役帮差带路。

    瞧陈铭那落荒而逃了的样子,何瑾估计老爷子,大概是怕自己再问‘为什么’。

    可是,他真的很疑惑啊:记忆当中,便宜老爹为人虽然古板了些,但也不是那种一点不知变通的人。怎么一下得罪了吏目不说,还把刑房的顶头儿上司也给得罪了?

    还有便宜老爹的横死,会不会也跟这些有关?甚至,自己是不是一不小心,就追随着老爹的脚步,自投罗网了?

    一想到这些,何瑾便觉得这宽宏的州衙里阴风阵阵,让他止不住开始起鸡皮疙瘩。

    可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前面那白役帮差已开口道:“到地方了,你自己进去吧。一应事项,里面的人会有交代的。”

    何瑾抬头一看,发现自己来到了之前走过的州衙正院儿。

    院子东西两侧各有数排廊房,便是六房书吏办公之处。州县官署被称为‘堂前’、‘门上’,就是这个意思。

    不过六房并不是六间房,而是好几排房。

    一个县里事务庞杂,远非六房可以覆盖。是以‘吏户礼兵工刑’之外,还有承发房、架阁库等因事而设的诸般科房,只是统称六房罢了。

    何瑾所在的是东侧第二排房,打头门楣上嵌着块石牌,上书‘吏房’二字,就是古代的人事科房。

    进去后是个套间,外间坐着个穿白衫的书办,正在神游九州。见何瑾进来,才回过神问道:“你来吏房有何公干?”

    “在下是来报备的。”何瑾说着拿出了刘不同签名的结状保书,交给那书办道:“日后还望多多关照。”

    这书办一听是同僚,不由热情了起来:“好说好说,嗯......吏目大人已经准了,小兄弟好厉害的手段,不知走的何人门路?”

    何瑾知道这是衙门里的特色,先掂下来人的分量,便如实道:“也不算走的门路,是陈师爷见在下还算机灵,便给在下谋了个这差事儿。”

    “陈师爷的路子?.......小兄弟真是好手段,陈老爷子的路子可不好走。”

    陈铭毕竟是大老爷身旁的幕僚参赞,远不是他们这些书办能比的。这人不由更加热情了些,边写着备案边又问道:“对了,分哪房定下了没?”

    何瑾脸色一苦,道:“刑房。”

    “刑房不错啊。掌破案侦缉、堂事笔录,拟写案牍、管理刑狱诸事,一州的案子全在刑房。油水儿虽比不上户房丰厚,可也是不愁生计的地方。胆子若是大一些,吃完原告吃被告,咳咳......”

    这人说着就意识话多了,赶紧将心思用在备案上。

    可一看到何瑾的身份,不由又脸色一变:“你是何令史的儿子?陈师爷怎么把你分到了刑房,这不是坑你吗?”

    一听这个,何瑾面色是又愁苦又郁闷。

    但见这位明显有话痨儿的倾向,他不由眼珠一转,装出了一副无知的样子,套话儿道:“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这书办一笑,果然中计道:“问题大了去呢,一房就一司吏二典吏三位经制吏。两典吏是司吏的副手,你说这副手跟一把手之间,能不有矛盾吗?”

    “更不要说,何令史为人公正,替民办事儿,好几次都公开跟汪司吏吵得不可开交。”

    这书办越说越刹不住车,随后竟吐露了实情道:“更不要说,当初你娘......咳咳,那个,也不对啊,当初刘吏目也想娶你娘,你是怎么过的他那一关?”

    “想,娶......我娘?”这四个字一传入耳中,何瑾顿时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都傻掉了:老天爷,这剧情未免,也太狗血了些吧?!

    就我那泼辣凶悍的老娘,竟还惹得州衙的吏目和一房司吏觊觎?便宜老爹跟那两人之间,竟还是情敌的关系?

    这仇可就大了去哇!

    怪不得,怪不得陈铭一说到这事儿,就吞吞吐吐、躲闪不定的。实在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说呀......

    这一刻,何瑾蓦然感觉心好累。连苦心积虑当上书办的欣喜,也一扫而空了。

    那书办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接下来就闷不吭声地做好了报备。又默默地领着何瑾,取了一身叠好的白衫,衫上搁着皂巾、鞋袜。

    “按规制,你明日才需来衙门应卯。那,那个......用不用我领着你,先去刑房报个道?”

    何瑾嘴角不自觉地一抽抽儿,苦笑道:“不用了,我还是先回去,消化下这一沉痛的事实吧......”

    目送着何瑾落寞离去,这书办一脸的悲悯。

    但等何瑾走出吏房后,他忽然又反应了过来,招呼来同僚兴奋说道:“兄弟们,以后刑房可有好戏看了!......”

    走在衙前街上的何瑾,当然不知道他已成了州衙胥吏里的焦点人物。这会儿他脑子还是懵懵的,一脸痴呆的表情,嗯......纯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