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又一次用力过猛(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一位朝廷命官,一位州衙的师爷,为了一个书办的职位争嚷不休——这是,多么俗气的一件事儿啊!

    可若为了一笔字迹锱铢必较,那就大大不同了。

    大明弘治年间,歌舞升平,天下太平,文人们最好的就是这一口儿。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那可不仅是雅事,更是能让两人都得名的大好事儿!

    故而一听这话,两人当即喜上眉梢,开口道:“不错,回大老爷,我二人正是为了那一笔字争论。不想却扰了大老爷清修,真是罪过。”

    姚璟一听这话,不由眉毛一挑:“哦?一介黄口孺子的字,竟能惹得你们二人如此激动莫名?”

    刘不同当即想开口,可一看何瑾那似笑非笑表情,顿时又面色一苦:糟了,中计了!

    大老爷听了这解释,必然也要看一看那字的。可那字一呈上去,何瑾再说他想来衙门谋个书办的差事儿,大老爷见猎心喜,又岂会不让?

    然而这房间里,非但刘不同想到了这一点,陈铭也反应了过来。

    来不及惊叹何瑾为何如此妖孽,他已一把将那张白纸交给了姚璟,道:“大老爷,老夫观这字雍容华贵、秀媚天成,充满贵气和书卷气,已自成一体。”

    “可刘吏目却说这字单调、媚俗、不尚变化,实乃不堪入目。大老爷乃两榜进士,火眼金睛,您来给评评理!”

    刘不同听了这话,顿时郁闷地要吐血:陈老贼,你竟然落井下石?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字不好了?

    姚璟接过那字,先漫不经心一扫,随后顿时双眼一亮:“咦......这小小少年,竟能写出如此的好字,真是难得!”

    “这字圆融秀美、雅致雍容,的确已有一家之气。虽说单调甜媚了些,却也无伤大雅,万事不可求全尽美嘛。”

    说着,姚璟不由扫了陈铭和刘不同一眼,评论道:“嗯,陈师爷不愧老而弥辣、慧眼识才。刘吏目......终究出身刀笔杂流,这眼界和心胸还是差了一分,需多多长进呀。”

    刘不同气得咬牙切齿,却也只能点头承认:“大老爷教训的是,卑职记下了。卑,卑职恭送大老爷......”

    姚璟压根儿就没走的意思,一听这话,面上不由闪过一丝怒意:“本官不过如实说了一句,你便要赶本官出去不成?这般心胸器量,真是枉为朝廷命官!”

    刘不同慌忙跪地,心里将陈铭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上了,嘴上却说:“卑职不敢,卑职万无此心。只是觉得这书法字贴乃小道,大老爷却日理万机......”

    “唔......”这话还挺顺耳,姚璟听罢也就准备离去了:毕竟,刘不同都说他日理万机了,他总不能承认自己懈怠吧?

    可就在此时,何瑾却又开口了:“故刑房典吏何保之子何瑾,恭送大老爷。”

    “故刑房典吏?”姚璟一听这话,不由又停下了脚步,面露惊喜地问道:“你是何保的儿子?”

    何瑾微微一笑,知道这是自己让陈铭献上的安抚人心计策起作用了,当即装出一副可怜悲痛的样子,道:“回大老爷的话,小人正是。”

    果然,今日就想着搞面子工程的姚璟一听这话,立时面色一动,道:“嗯......本官来衙门半月,也曾查看过何保的档案。”

    “刑房一应裁断,十有六七出自你父之手,断案清晰不说,且难得勤务忧民。可叹苍天无眼,竟致使这等干吏横死,真乃本州之不幸......”

    说到这里,姚璟才有些反应过来,再度看了一眼那字的内容,又欣慰问道:“你写了这毁申明亭的处置律条,莫非是来衙门应差?”

    何瑾忍不住看了眼已面若考妣的刘不同后,才不由点头道:“大老爷一叶落而知秋,真乃明察秋毫。小人此番前来,正是想谋书办一职,子承父业,为磁州尽一份心力!”

    这话道明了来意,还拍了马屁,真是如一阵暖风吹入了姚璟心里。

    姚璟闻言,不由笑呵呵赞道:“真乃孝义之子!”

    “本州有你这样的好儿郎,也是一桩美事儿!嗯......你小小年纪能说会道,书法已登门入室,还精通律条,家学渊源,想必已谋下了这书办一职吧?”

    刘不同能说‘不’吗?

    人家姚璟毕竟是老虎班的进士,还是皇爷钦点的知州。他虽实权在握,可也不能明目张胆地跟一把手唱反调儿。

    然后,看着刘不同跟吃了苍蝇一般点头,何瑾心中简直乐歪了。

    可想不到就在此时,姚璟忽然又蹙起了眉,说道:“这书办乃刀笔小吏,俗不可耐,既然你如此上进,本官就收你当个亲随。以后跟在本官身后,也好多指点一番,务使明珠蒙尘......”

    这话一落,整个房间里的人,面色顿时古怪极了。

    刘不同是傻了:他万没想到,姚璟竟如此看重何瑾。

    陈铭是哭笑不得:何瑾,你真是......八字跟亲随这职位太合了啊,逃都逃不掉!

    而何瑾则是又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