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刺激了!(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钓鱼的人最兴奋的一刻,就是看着鱼漂儿剧烈抖动、鱼线紧绷的时候。因为,那是钓到大鱼了!

    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拉出一看:那不是什么大鱼,而是一只庞大凶恶的鳄鱼,这感觉就老刺激了。

    现在,剩下八个无赖泼皮,这就是这种心情。嗯......老刺激了!

    他们怎么都想不通,远近闻名的何傻子,以前也没听说过他如何突出啊。怎么忽然之间,这条可口的小黄花鱼,就变成了凶猛的大鳄鱼?

    幸好,面对危险人类都有下意识的反应:跑!

    可何瑾都有心计将他们引入这死巷子,又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跑掉?

    就在这八个无赖,刚准备转身的时候,何瑾忽然长啸一声,胳膊瞬间暴长,抓过一个人来便抛向了天空。

    与此同时,他并不魁梧的身形,已闪到一人面前,只一推便将人摁进地里将近半米深。

    紧接着,何瑾脚一抬,又将一个无赖踢飞开来,那人鬼叫一声,身子还捎带着砸趴一个。转身看到另一个无赖,他蹙眉收了收力掂量了下,才一巴掌抽在了那人的脸上。

    沈秀儿和小月儿却看到,那无赖立时嘴歪眼斜,牙齿都被拍飞了好几个。身子跟个陀螺般旋转跳跃起来,撞到墙上立时人事不知。

    只一眨眼的工夫,围在何瑾身旁的五个无赖,就像小纸片儿一样被打飞了。

    最幸运的是一开始被何瑾扔天上那位,他其实没受什么伤,不过他也很快就变成了最倒霉的一个——何瑾根本没打算接他。

    场上剩下两个,根本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就看到自己的同伴都趴下了。

    何瑾一手一个又抓起俩来,轻轻对碰了一下。这俩人就像喝多了酒一样,腿打罗圈乱转,眼看着巷子口在跟前儿,可就是走不了直线。

    还剩一个孤零零地站着,姿态和神色倒有些威武不屈的样子,就是腿一直在发抖。

    何瑾瞟了他一眼,都没好意思打他。

    可一旁的小月儿却不依了,握着小拳头儿兴奋叫道:“何傻子,打他,打飞他啊!......”

    何瑾顿时扭头一脸无奈。

    就在那个家伙以为逃过一劫时,何瑾却忽然一个神龙摆尾,转身加漂亮的一个后空踢,将他踢飞到了墙里......

    然而,就在何瑾打完收工,准备接受两位美女的赞美时,脸色却不由蓦然凝重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赖三儿忽然已爬了起来,还用一柄短刀抵在了沈秀儿的脖颈上!

    那天鹅般优美颀长的脖颈间,已划出了一道殷红的血线......

    “何瑾,你不是厉害吗,不是很能打吗?来呀,你来打老子啊!”赖三儿瞪着通红的眼珠子,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暴虐错乱的气息。

    小月儿脸都被吓白了,不由哭喊道:“何傻子,何傻子你快救救小姐啊!......”

    然而,何瑾却忽然变得很不耐烦,叫嚷骂道:“何傻子,何傻子......我叫何瑾,可不是什么傻子!”

    小月儿一下怔在了原地,眼泪顿时簌簌地流了下来,手足无措。

    谁知何瑾却一点不心疼,反而继续叫骂道:“我凭什么要救你们,我跟你们很熟吗?那,那个赖三儿......你说,我认识这狗屁小姐,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赖三儿猛地一愣,全身暴虐错乱的气息不由消散了下去:是呀,何瑾是个傻子啊......又根本不认识沈秀儿主仆,凭啥会救这两人?

    然后,赖三儿就愣愣地看着,何瑾直接转身就走了!

    是真的走了,连头都不留......

    这一刻,赖三儿张了张嘴,忽然很想挽留:何瑾,你回来啊......你这主角都走了,我还怎么演?

    难道,真一刀杀了沈秀儿?

    脑子一冷静下来,他就意识到杀人要偿命的。尤其,还可能要杀掉八个手下,和一个小月儿灭口......

    一想到代价这么大,他就郁闷暴躁地收了刀,也没什么调戏的心情了,一把推开沈秀儿道:“算你今天运气好!”

    话音刚落,赖三儿忽然就感到一股恶风,狂乱迅疾地向自己吹来。

    随后,他便觉得自己被一头野牛撞中了,整个人不出意外地飞起来了不说,还比上次足足多飞了一息时间。

    一屁股跌在地上,赖三儿感到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散了,疼得龇牙咧嘴,鼻血更是跟自来水一样哗哗地外流。

    然后,再看到何瑾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时,他忽然就悔恨加胆寒起来,脑子里不由闪过一个词儿:兵不厌诈啊!

    这傻子刚才分明就没走,藏在巷子外等着自己放开沈秀儿后,就杀了一个回马枪!

    不地道,

    这做人太不地道了!

    这一刻,堂堂的衙前街一哥,磁州城里也算排得上号的泼皮头子,忽然就很想哭:跟何瑾这种能打又有心计的人比起来,他才是个真正的二傻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