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 不要怂,就是干!(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三日又三日,考虑又考虑。

    到了第九日的时候,小秦淮里的朱厚辉,再也忍不住了“好狗才,好胆量,真逼着本公子主动去寻你不成!”

    头三天,张声还是这样安慰朱厚辉的“公子放心,何瑾必然会屁滚尿流前来求饶的。”

    中间三天,张声的话是这样的“公子,想必何瑾那狗才,已被吓破胆了!”

    后面这三天,张声就不知该怎么说了“公,公子......那小吏听说是个二杆子,脑子好像也不够数儿。”

    这一次,张声思来想去,只能战战兢兢地开口道“公子,大丈夫能屈能伸,要不咱就主动找他一趟?”

    这话出口,张声以为自己会挨一顿拳打脚踢。

    可想不到,朱厚辉只是勃然作色了一番后,便矜持地举起了酒杯,道“嗯,你这话也有那么一点道理。念在你多年辛劳的份儿上,本公子就给你这狗才点儿脸面,亲自去会一会他!”

    张声闻言,不由心里暗骂什么玩意儿......分明是自己都怕了,还特么不忘找借口摆谱儿!

    可到了嘴边儿的话,却变成了“公子不愧人中龙凤,如此胸襟,令奴婢佩服!”

    两人就此乘了马车,打听了何瑾家的院子。轻轻地叩门后,便出来一个面相机灵讨喜的门子。

    朱厚辉当然不会同金元说话,呼啦一下展开了折扇,立在了一旁。他身后的张声便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上前道“这位小兄弟,还记得在下不?”

    金元当即一副想起来的模样,拉长了声音道“哦......原来是,”说到这里,就当张声准备往下说的时候,他却又突然一转口,道“记不起来了!”

    张声后面的话,全被憋在了肚子里,顿时气得脸色铁青。

    可看了一眼面色同样难看的朱厚辉,只能继续挤着笑意,道“在下乃清平商行的张声!我家公子要拜见何司吏,这是我家公子的名帖!”

    金元扫了一眼那烫金的名帖,接了过来,淡淡地说了一句“等着吧!”

    一转身,咣当一声,大门又关上了。

    朱厚辉鼻子都快要气歪了他是什么人,整个大明朝最尊贵的一类人!被何瑾一介小吏逼着前来也就罢了,现在一个门子也敢对自己甩脸色!

    然而,他能怎么办?

    派人砸门吗?......大明王公贵胄的风度还要不要!更不要说,此番他还是来求何瑾归还象牙牌的!

    无奈,尊贵的大明清流王第三子,朱厚辉同学。只能尽量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还摇了摇手里的折扇。

    只可惜,街面上的百姓不懂这调调儿啊。

    一个过路的力巴看到,不由嘀咕了一句“还不到三月份就扇扇子,这人脑子有病吧?可惜一副小白脸的长相了......”

    朱厚辉气得,啪嗒一下合住了扇子,嘴角直抽抽儿。

    然而,一个买菜的大婶儿看到,又忍不住说道“拿着扇子也不扇,这公子是个傻子吧?......”

    朱厚辉这下嘴唇儿都哆嗦了,气得直接将扇子扔了出去。

    一个乞丐赶紧捡了起来,乐呵呵地说道“好好的扇子都扔了,有钱人就是脑子不太好使......”

    天可怜见,朱公子何时被人家拒之门外过?更别说,被这些他从未瞧进眼里的贱民羞辱过!

    这时他气得都快要疯了,张声见势不妙,赶紧梆梆梆地敲门“何瑾,还不赶快出来!我家公子亲自前来,给你脸了是不是!”

    这时候,院子里的金元其实也慌了,赶紧跑来找何瑾道“少爷,小人顶不住了啊,那可是清流王的儿子......”

    “嘁......刚才还以为你也是影帝呢,原来就这么点心理素质。”磕着瓜子儿的何瑾,扫了一眼正厅,不由便看向了老娘。

    崔氏别看表面稳如泰山,但内心里其实也发虚自己这儿子,是越来越搞不懂了!以前光跟衙门里的官吏斗一斗,那也就算了。现在怎么一下,连王子王孙也敢招惹了?

    而且,人家亲自登门前来,他还装大尾巴狼,还不给人家开门儿!

    但是身为老娘,一定要有当娘的气势,崔氏眼珠一转,便道“既然你要晾着他,那由我出面去打发,是不是太给他脸了?”

    何瑾想想也是,又瞟到了沈秀儿身上。

    沈秀儿也从崔氏这里得来了灵感,慌忙道“我跟你尚未婚嫁,沈家的女儿在何家开门儿,算怎么回事儿啊?”

    又瞅了瞅家里的青芽、红柳、还有做饭的厨子,以及照料大黑马的马夫,这几人更是直接吓得缩了脖子。

    反倒是呆萌的小月儿,一脸的不害怕,道“何官人,你是要我去欺负人吗?我还从来没欺负过坏人呢,这次想去试试!”

    “好!”何瑾当即大喜,在小月儿耳边交代了一番,便派月儿出去了。

    这会儿张声敲得更急了,好似要将门拍烂一般。

    小月儿在门后想了想恶人的样子,努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