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 多大了,还和泥玩儿!(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姚璟和陈铭闻言,不由面面相觑地看着郝家父子。而郝有钱的老爹郝富佑,也是一头的雾水,反应过来后,才匆忙拉着儿子拜见知州大老爷。

    然后,姚璟当然开口问道“郝员外,不知你跟润德有何对策,可解决这两万五千余灾民日后生活?”

    郝富佑一听这话,当即吓得腿肚子都软了。

    回头恶狠狠地看着自己儿子,都有回去后大义灭亲的冲动臭小子,你当你爹是神仙啊!.......两万五千余张嘴,就是把你爹浑身的肥肉剐了,也填不饱他们的肚子!

    他只能结结巴巴地说道“回,回大老爷,草民是稀里糊涂被犬子拉来的。说年前何司刑有笔大生意要同草民合作,可,可没说让草民接济灾民一事啊......”

    “哎......”何瑾却兴奋莫名,扬起了高音儿,上前扶起郝富佑道“郝员外过谦了,你我双剑合璧,正是大展宏图的好时机哇!”

    郝富佑当然不想起来,但没想到何瑾竟那么大的力气,硬是直接将他二百斤的身子给托了起来。

    不过,刚被扶起来后,他立马又跪下了,哭求着道“何,何司刑,你就放过草民吧......草民可从来没得罪过你啊!”

    尼玛,一起来就可能要倾家荡产,还是跪着才安心点儿......还有何瑾,你这个生儿子没儿的坏东西,想死也别拉着我垫背啊!

    肯定是我家的兔崽子,无意间得罪了你这煞星,回去后我就扒了他的皮!

    郝胖子被老爹那杀猪一样的眼神儿,看得头皮都发麻,不由求助地望向了何瑾。何瑾这才反应过来,一拍脑门儿道“嗨!......这些天忙糊涂了,都忘了跟你介绍合作的项目了。”

    说着,他又望向姚璟和陈铭,道“师父和师爷要是不忙的话,不妨也一块儿来看看......”

    忙你个大头鬼啊!

    我们是愁得,连忙都不知道该怎么忙......你小子这次要是不说出个章程来,休怪我们翻脸不认人!

    一众人就在何瑾的带领下,来到了鼓山煤矿的洗煤场。

    经历了一段时日的发展,这里已不只有一个小洗煤炉,而是跟山下的窝棚一样,密密麻麻地连成了一大片。

    一众人好奇地左顾右看,但何瑾却没任何解释的意思,而是径直走到了一个大的土窑面前,吩咐一老一少劳工道“搬两袋水泥出来,还有沙石、白灰也一并弄来。”

    这一老一少的劳工,就是当初给何瑾盘火坑的那对儿父子。自从遇到了何瑾后,两人不仅脱离了贱籍,还借着盘炕的风口,大挣了一笔钱。

    尤其沈秀儿还同意了那个泥瓦匠儿子的请求,将他暗恋多年的沈家一个婢女许配,这父子对何瑾和沈家可谓忠心不二。

    故而,当何瑾有了煅烧水泥的心思后,当即就把这两人找了过来。

    说起水泥这事儿,何瑾当然不是脑子一抽就想弄的。而是上次洗煤之后,他看到了洗煤后的化学产物——石膏。

    石膏作为一种用途广泛的工业材料和建筑材料,除用于建筑制品、模型制作、纸张填料、油漆填料外,更主要的用途,就是作为水泥的缓凝剂。

    身为从小在峰峰矿区长大的矿工子弟,何瑾除了知晓洗煤工艺外,当然对水泥的制造工艺也懂上一些。

    因为后世的峰峰矿区可不止出产煤炭,同时也依靠矿山丰富的石灰石、黏土资源,生产大量优质的硅酸盐类水泥。

    而这类水泥的制造,就是以石灰石和黏土为主要原料,经破碎、配料、磨细制成生料,然后喂入水泥窑中煅烧成熟料,再将熟料加适量石膏磨细而成。

    只不过原理是懂,但几种主要原料如何配比、煅烧火候儿又需多少,添加石膏和其他混合材料什么的,一切都要靠试验摸索。

    好在,这对儿父子为报答何瑾的恩情,可是没日没夜地盯着火窑,一遍又一遍地换着配方。研究了大概半个月后,终于弄出了合格的水泥。

    两父子此时听了何瑾吩咐,便把两麻袋水泥,还有粗砂、细沙、鹅卵石以及一些青砖搬了过来。

    何瑾当即又脱了衣服,将两袋水泥倒了出来,再加水,和上粗砂、细沙、鹅卵石,跟泥瓦匠父子一起哼哧哼哧地和起泥来。

    一旁的姚璟、陈铭看得又傻眼了润德啊,今年你都十五岁了好不好,怎么都这么大了,还和泥玩儿?......

    郝家父子也很无奈啊,但他们可不敢说什么,并且觉得傻站着看也不是回事儿。

    郝富佑犹豫了一会儿,就一拍郝有钱的脑袋,骂道“还愣着干什么,既然司刑大人有如此雅兴,你还不快去帮忙!”

    “不用,不用......一会儿就好。”何瑾还嘿嘿一笑,似乎手下的东西是他的宝贝儿一样,还不愿让郝有钱来瞎鼓捣。

    好在泥瓦匠父子都是干活儿的好手儿,何瑾也一身怪力。不一会儿的功夫,三人便将水泥和均匀了。

    紧接着,他们便拿了一个小铲子,满满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