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零章 地震是我放屁给崩的?(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出了这道门,里长就在外头。你们持牌与他碰头,后面的事情由他安排,你们在鼓山煤矿的这段时间,亦由他负责了。”

    登完记签了字,书吏就给每家发了个木牌,正面是户主名,背面是其他详细信息。灾民便被领到下一道栅门外,他们身后,另外十户灾民又开始登记......

    这波人出去,下一波又进来,周而复始。

    好在,毕竟只是第一波小股灾民,忙了一个半时辰后,所有灾民都分到了窝棚。

    到了窝棚之后,灾民们不由感激不已。

    因为他们看到里面不仅铺了厚厚的干草,四面还有遮风挡雪的帘子。更难得的是,居然还有一个用来取暖的炭盆,里面燃烧着热腾腾的煤炭。

    这,这简直......要毒死我们啊!

    不少灾民进去后,又跟被扎了一样迅速逃了出来。纷纷诅咒着何瑾,以后生儿子没**儿。

    外面的里长就一头黑线,一遍又一遍地解释,告诉他们那是无毒的无烟煤。比柴木耐烧,比木炭还便宜,质优价廉,只要烧上一次,就会永远爱上它了......

    尼玛,不爱上又能怎样,你们以后不短的时日里,就要挖这个东西了......

    好在,寒冷的威胁比毒煤更大,大多数的百姓都选择了试上一夜。也有小部分百姓,死活不要煤炭,宁愿冻上一夜。

    对于这样的要求,何瑾当然没强制阻止。

    毕竟,敢不要炭盆的,都是身体强壮的青壮,知道自己在窝棚里也冻不死。等明天亲眼见了别人都没事儿后,就该后悔地抽自己嘴巴子了。

    忙活到这会儿,夜幕早已降临。可随着夜幕逐渐深沉,又有新的问题出现了。

    这些灾民们有的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就算之前抢到米粥的青壮,那也不顶事儿。清的见底的米粥,两泡尿下去就什么都没了。

    这时一个窝棚中,几个青壮鬼鬼祟祟的,正在商量着什么。

    “大山哥,你饿不?”

    身材魁梧,披着一个破皮袄的年轻人哼了一声:“废他娘的话,从昨天到现在就喝了碗粥,能不饿吗?”

    “大山哥,我听说这次地震可不一般。”率先开口的那个年轻人,身材干瘦,跟个猴子一样。

    他这会儿眼珠儿贼溜溜地乱转,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是老天爷发怒了啊......陕西、山西、京师、河南各处都震,几百年都没见过这样的大灾,你们不觉得有问题?”

    农业王权社会,这等迷信的说法最有市场,无知的百姓,更是渴求一切都能有个说法儿。故而一听这人开口,登时便有人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倒是赶紧说呀!”

    “我可听说,这是到了无生老母普渡之时,据《应劫经》上说,这次地震只是个开头儿。后面还有大难临头,要吹钢风,打铁雷,下黑雨,连续七日七夜,到时候这世上的人,就要死掉九成......”

    “啊?......”众人流离失所,前途渺茫,此时又饥肠辘辘,最容易被这等邪说蛊惑,不由惊恐问道:“那,那我等该怎么办?”

    “要想免灾,听说就要信奉无生老母,加入白莲教。到时候活下来的人,就会享尽福气,大富大贵......”

    “放你娘的狗臭屁!”那个叫山子的年轻人顿时怒了,一巴掌抽在了皮猴子的脸上:“水生,你这是闲出淡来了,从哪儿听来的歪门邪说!白莲教那他娘的是邪教,加入后是要造反杀头的!”

    山子显然在这群人中有些威信,一巴掌下去,那水生也不敢还嘴,只是辩解道:“大山哥,我是听别人都这样说的,你打我干什么!”

    其他几个也都脸上变了颜色,其中有个长相憨厚的说道:“俺可不敢造反,俺娘说过,当了反贼死了都入不了祖坟,俺,俺害怕!”

    见这些人都不同意自己,干瘦的水生气得一跺脚,怒道:“去他娘的,咱们现在都回不了老家,还能入祖坟咋地?再说,现在官府光把我们安置到这里,也不给我们饭吃,这不是要饿死我们吗?”

    “真等到了那一天,你们后悔都来不及!......”水生说完,就要往外面走。看来,是要找跟他思想契合的小伙伴儿了。

    但一只手却摁住了他的肩膀,大山皱着眉头道:“先别冲动,真等到了那一天,再加入也不迟。我们还是先看看,磁州官府准备如何对待我们吧......”

    水生却似乎等不及了,叫嚷道:“还能怎么对付?无非就是先圈起来,然后再让我们慢慢饿死!这天下的狗官都一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早就受够了!”

    就在这些人吵闹的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了喊声。

    “怎么回事?”水生吓得一下就往后缩,惊恐言道:“朝廷的探子这么厉害,这么快就知道我要加入白莲教了?”

    大山却还比较镇定,让那个憨厚的年轻人出去看看情况。

    没一会儿,憨厚汉子就欣喜地跑了进来,喊道:“不是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