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安置灾民(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天色渐渐暗淡阴沉起来,一阵风吹来,空中稀稀落落地,飘下了丝丝缕缕的雪花。

    雪花飘入了一位老灾民的脖子里,他浑身一个激灵,不由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老人年轻时经历过流亡的,知道寒冬时节最该怕的就是下雪。一场大雪过后,少说要死百十条人命,兴许只需一夜过后,就有不少人再没机会睁开眼了。

    “老天爷啊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连你也要害我们!”老人绝望地双手捧天,发出了悲号。

    随着他这么一喊,灾民们不由都开始焦躁恐惧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城门却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大队的人马。当前一人,灾民们看得有些眼熟,不过这个时候,他却穿着青色的大明知州常服!

    “诸位百姓,天色已晚,又逢落雪,此地不宜久留。本官已为诸位备好了避风雪的去处,请诸位随本官一同前往。”

    待民壮们敲着锣,将灾民都聚集起来的时候,马车前的姚璟大声呼喊道。

    这一句落下,灾民们登时齐齐跪拜在地,‘青天大老爷’、‘活菩萨’什么的感激个不停。

    可就在灾民们以为,姚璟会放他们入城安置的时候,却发现姚璟竟往城西的方向走去。灾民们面面相觑,可毕竟一盘散沙,周围又有持枪拿矛的民壮,也都没开口询问的胆量,只能默默地跟着。

    走了大概一个时辰,到天色已经开始黑的时候,灾民们才来到了鼓山煤矿。

    而这里,早就有端木若愚带着刑房的一众书办,以及丁逸柳带着一大堆的掌柜、账房,支好了案桌在等候着。

    姚璟倒是不关心丁逸柳为何不去挖煤,而是有模有样地当了管事人。他只一心在乎鼓山煤矿这里,有没有可以御寒的帐篷茅屋!

    何瑾当然看出了姚璟的心思,引着他来到一个半山坡后,一指山下道:“师父,你看这些窝棚够不够?”

    姚璟借着火把一看,登时有些惊呆了:只见山下一大片的空地上,遍布着一个个的茅草窝棚。

    粗略数一下,竟有几百个之多,跟密密麻麻的鱼鳞一样。而且更远的地方,还有劳工们在继续搭建着。

    一时间,姚璟眼珠子一转,有些怀疑道:“润德,这么多的窝棚你是早就有了将灾民,往这里安置的想法吧?看这数量,应当是在本官刚接到急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吧?”

    “哪能呢”何瑾可鬼精着,知道姚璟是在诈自己:急报刚来的时候,这个便宜师父还没打算将案首让给自己呢。

    “这一片儿呢,本来就是我打算给未来矿工安排的生活区。师父,你也知道鼓山煤矿发展迅速,人手大量缺少,我从年底开始就搭建窝棚了,就是一直招不够人”

    看何瑾一脸委屈的模样,姚璟不由莞尔:“原来不是接到线报后就开始准备了,而是在此之前,就一直准备着。”

    “怪不得你一直抱怨灾民不够多,原来是有这样的底气不过,眼下灾民不过一小部分,明天及以后还有大量的灾民到来,这些窝棚可还是不够啊”

    “没关系,不够就继续搭建呗。反正就是临时住所,只需些茅草和木料。”

    何瑾一点都不担忧,摆手道:“茅草怎么也能找到,木料也好说,丁家现在跟沈家联合做煤炭生意了,之前砍伐下来的大量木头就不烧炭了,直接拿来用就行。”

    “至于人手嘛”何瑾这会儿就笑了起来,一直身后的灾民,道:“这些不都是现成的人手吗?”

    “你,你真打算盘剥这些可怜的灾民?”

    “师父,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何瑾一脸震惊的脸色,反问道:“他们在家乡的时候,难道不也是流自己的饭,吃自己的饭?难道到了磁州就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是逃难还是度假来了?”

    姚璟不由张了张嘴,却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最后惭愧摆手道:“反正,这赈济的大事儿,为师已全拜托在你身上了,你看着弄就行。弄好了师徒一块儿领赏,弄砸了为师替你扛着!”

    何瑾这才嘿嘿一笑,道:“师父放心好了,也就是难弄一些,哪可能会弄砸?更不要说,这里面的赚头儿可大着呢”

    一听何瑾又要说自己的生意经,姚璟不由就觉得头疼,赶紧摆手道:“为,为师还是下去看看安顿的情况”

    “哎,哎,师父,你让人家说完嘛我跟你说,这可是一大批优廉的劳动力,正是咱积极扩大生产的大好时机,往常因人手不够的大工程,以后都可以哎,哎,师父你等等我呀。”

    何瑾这里胸有成竹、踌躇满志,可下面丁逸柳那里,却已忙翻天了。

    因为按照何瑾的交代,这些灾民可都是以后鼓山煤矿的职工,当然要登记造册,做好事先的防范措施。

    故而,到了这里后,不是灾民洒漫着抢着窝棚就能住下的,而是要先排队登记,还得十家互保才行。

    好在大明百姓本来就是十户为一甲,就算逃难时分散了开来,临时搭配凑一凑,也是很快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