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 城内外的敌人(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三位道台大人对磁州常平仓十分满意,临走之前,纷纷表示要给姚璟一个‘干才’的上上评价。

    毕竟古代社会,除兵荒马乱之外,水旱震灾造成的荒年,对百姓生活影响最大。很容易造成社会动荡,流民盗贼四起,伤了国家的元气。故而荒政水平如何,是检验地方官能力的重要标尺。

    而姚璟在荒政水平这篇文章上,显然写了个漂亮的开头儿。尤其对比其他州县糜烂的状况,更显得鹤立鸡群,蒂花之秀......呃,不对,是一枝独秀。

    只不过,对于三位道台大人的称赞,姚璟却并未如何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灾民们的到来,才是真正考验他......呃,是他亲亲弟子的时刻!

    三位道台离去的后一天,一些灾民便已陆陆续续地来到了磁州。

    忧心如焚的姚璟,在衙门里根本坐不住,吩咐姚福套好了马车:他要亲自出城去看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刚一出城,顿时就被眼前的一切惊住了。

    一眼望不到头儿的人群,在没有任何遮风挡雨的地方,或三五成群,或零零落落,无精打采地瘫在地上。

    每个人都破破烂烂,满脸污垢,甚至衣不遮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幼小的孩子拼命往母亲的怀里挤,想要吮吸一口甘甜的汁水,可是母亲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没有一丝的液体,孩子哇哇地大哭起来。

    虽然城外已有些善心的富户开设了粥棚,但根本无济于事。

    姚璟看到,粥棚那里尽是些强壮的男子。为了一碗粥,他们推开女人,踢倒老人,对比自己弱小的灾民挥拳相向。有些粥棚因为维护不了秩序,干脆就任由灾民们胡乱抢夺......

    若是之前看到这一幕,姚璟必然会火冒三丈。

    可经历了何瑾的调教后,他对此已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因为他知道,不吃上一碗粥,人真是会被饿死的!在生死面前,什么礼义廉耻、恭良俭让屁用都没有!

    更不要说,这些灾民们已背井离乡,被官兵监视着驱赶到这里就不管了。满心的愤懑无处发泄,对以后的日子充满着恐惧和怨气......

    事实上,等磁州衙门摆开粥厂后,情况也只会如此。

    因为历来粥厂赈济的作用,就是让青壮们吃饱,只要他们不闹事,一切就都好。至于老弱妇孺,就仿佛动物群体中的消耗品,在旱季要被淘汰掉一样。

    穿过了人群,差不多只有一百步之外,就是乱葬岗子。单是这一天,便已经出现了十几具尸体,草草用芦席卷着,都懒得埋进土里。

    更远处还有一群野狗,不时向这边望着,猩红的眼睛盯着人群,仿佛在看着自己的美餐。或许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的人死去,它们就能享受美味的肉食!

    生和死就隔了短短的一百步,强烈的对比,让姚璟越发憋闷。

    更不要说,身为一州父母官,衔天子之命牧守一方,他天然有责任,让这些投奔来的灾民活下去!

    在回衙门的路上,天空浓云密布,姚福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大老爷,变天了,可能要下雪了。”

    下雪,对那些城外的灾民来说,不亚于末日的降临。急速的温度下降,会带走大量的老弱病人。接着雪水融化,他们又不得不泡在泥水里面,别管多强壮的汉子,都会生病,甚至死亡。

    “贼老天,你为何这般不开眼!”姚璟咒骂了一声,吩咐姚福道:“速速回衙门,寻师爷和润德商议对策。”

    到了签押房,姚璟只看到了陈铭,不由开口问道:“润德呢?”

    陈铭一听这话,心头止不住泛酸:大老爷,我才是你名正言顺的智囊好不?

    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便开口回道:“老夫也不知道,这两日一直没见他身影儿。”

    姚璟当即吩咐姚福去找,可不料何瑾已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的疲惫之色,鞋上还沾了不少泥土,显然也出城去了。

    “润德,城外的灾民,你都已看过了?”姚璟端了一杯热茶给何瑾,开口问道。

    何瑾一仰脖儿喝下,才回道:“嗯,看过了......有些少啊,不怎么够用,希望过两天,人能多一些。”

    这话一出口,姚璟和陈铭两人鼻子都气歪了: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三四千人都来了,而且已死了十几个,我们愁得头发都快要白了,你还嫌人不够多?

    然而,就算何瑾这么混账,如今姚璟都没有轻易发怒,而是耐下性子言道:“润德,今夜恐怕会有雪,为师想要打开城门,放灾民入城。”

    “不管他们能找到什么样的地方,总比在城外冻死饿死要强。假如有城里的百姓,善心收留一下,更是最好不过,你觉得如何?”

    “万万不行!”何瑾一听这话,当即放下了茶杯,冷着脸说出了这等残酷无情的话。

    这一下,姚璟真心忍不住了:“润德,你!......”

    他折服于何瑾的手段,但更需要何瑾的一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