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 你又不能陪我睡(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你们知州大人可在?”当前一名锦衣卫小旗,如鹰隼般的眼神儿,盯向了衙门值班的帮差,喝问道。

    “在,在的......小人这就去禀报。”帮差哪里见过这等场面,当即一溜烟儿地跑去了后衙。

    姚璟过年期间还在衙门的缘故,说起来也很简单。

    如今他在磁州城也算站稳脚跟了,且陈铭多次提过,将他妻女接来一事。姚璟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草木,当然便同意了。

    这个时候,他自然在跟妻女其乐融融。听了帮差的汇报后,立时神色大变,迅速整理了一番常服,跑来了大堂。

    那名锦衣卫已下了马,看到姚璟后,冷厉的神色才好转了一丝。

    他将马背上的竹筒交给姚璟,道“大人,灾祸降临突然,陛下于新春赐宴时接到此急报。当即命内阁商议票拟,随即批红下发。万千黎庶系于一身,万望大人重之慎之!”

    姚璟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情况。

    朝廷越过了布政司和府衙,直接向州里下发政令的事,可谓极其罕见。只有在万分紧急,不容耽搁的时候,才会出现。

    赶紧验看官防,拆开信封、掏出信瓤一看,是朝廷命令磁州准备接受两万名灾民的公函。姚璟的目光登时凝重起来,寻思片刻后,向那位锦衣卫小旗道“各地遭灾很厉害么?”

    “从没听过这么大的震灾。”那锦衣卫小旗心有余悸般,回道“最严重的陕西之地,井水枯竭,地裂泉涌,水深尺许,水流成渠,震塌城廓,摇倒房屋五千三百余所,压死人畜以千计,人民逃散,有的城市乡村为之一空。”

    “随后又接报说,河南陕州、永宁、卢氏、寻宝以及山西省平阳府、蒲州、安邑、荣河等地,也遭灾严重,遍地决裂,百姓流离失所。”

    顿了一下,他才又说道“此番苍天不开眼,大明小一半儿江山遭了大殃。最少几十万人田庐舍尽毁,陛下急命各地御用太监祭祀西岳华山之神,又命没遭灾的州县接收灾民。总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吧。”

    “......”姚璟闻言默然,面色极为难看。

    良久后,才开口道“诸位先去用饭罢,本官这就召集佐贰属官和各房司吏,商议赈济之事。”

    “不用了。”那小旗翻身上马,道“还有其他州县公文要发,万望大人此番戮力为公,为朝廷尽一分心力!”

    待锦衣卫走后,姚璟当即转身对那帮差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速去各家召集属官司吏来!”

    那帮差当即应声,可刚跑到大门的时候,又听姚璟交代道“旁人找不到没关系,师爷和润德一定要给本官召来!”

    帮差走后,姚璟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签押房里来来回回走个不停。

    他粗略盘算过了,两万的灾民,光是熬粥,一天就要六十石的粮食。而且正月天气严寒,还需要给灾民准备御寒的住所,千头万绪,让他差点一下愁白了头。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帮差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将同知、判官并各房司吏喊了过来。可姚璟一看其中没有何瑾,不由心下一凉,问道“润德呢?”

    “找不到......去家里问过,也不知去了哪里。”帮差回复,猜测着道“可能是在拜年吧?”

    “拜个屁年!”姚璟气得都爆了粗口,道“润德本家没亲戚,母方又是外地人,而且他守孝之期未满,能去哪家拜年!还不去接着找!”

    这话一出口,堂下众人不由心里就有些发酸了大老爷,我们也是人啊,有事儿你说事儿。难道离了何瑾,我们就啥也办不成了吗?

    尤其衙门里的二把手宋端方同知,更是有些不忿,开口问道“大老爷,不知如此心急火燎地唤我等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正月初一,震灾爆发,各地遭灾严重,地裂水溢。百姓被迫转移,朝廷要求我等做好两万灾民的接收工作。”姚璟目露希冀地扫过众官吏,沉声问道“诸位可有谁,能拿出个应对章程?”

    此言一出,堂下大哗,众官吏毫不掩饰抵触之情。让他们给自己州里抗洪救灾还行,谁愿意给别的地方灾民当奶妈?

    更何况,这事儿摆明了就是背黑锅送死你去,表彰领奖大老爷来。谁脑子抽了啊,会接这个话茬儿?

    可之前的宋同知,就很不愉快了。

    因为第一个开了口,又是衙门里的二把手,责无旁贷。姚璟和众人,自然而然地将目光投向了他。

    幸好,他这个同知也不是白当的。

    眼珠一转后,便义正言辞地道“大老爷,此事......还需一位精明强干之人来牵头儿为好。本官觉得,大老爷的弟子何瑾便很不错。”

    众官吏一听这个,不由也眼神儿一亮,纷纷开口道“卑职也觉得何司吏年轻有为,可担大任!”

    “嗯,何司吏运筹帷幄,又有调和鼎鼐之能,属下也觉得此事非他莫属!”

    “卑职愿听何司吏安排......”

    “......”

    一听这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