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独酌(149)睡不着干脆就通宵就是这么果断(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什么?诗?”江月心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少年,道:“还有人会以这个为执念?”

    “有何不可呢?”青莲先生替那少年答道:“世间万物生命皆有其内里贯一之力,此生命之力所生之处又各有万千差别。属于我的生命力就是从诗中生出的,诗就是我的命,我唯一可傲然于世的根基!”

    “哦?说的这么厉害,那么酒呢?你不是号称‘诗酒双绝’吗?”江月心冷言道。

    青莲先生笑道:“酒虽然于我也是极重要的,但终究只能算是我通向诗的媒介桥梁……”

    “嘁!”江月心很不以为然地转向那少年,道:“这就是你撇了那妖异草木不顾,却忽然吟诗的理由?这也太扯了吧?”

    少年淡然道:“先生视诗为生命,我这么做自然也不是冒险胡闹。”

    江月心摇摇头,表示自己无意再深究诗歌问题,只对那少年道:“话说咱们站在这儿功夫不短了,是不是该把那鬼祟根脉处理一下?”

    少年听了,却问青莲先生道:“先生觉得如何?”

    “他能觉得怎样?”江月心不满地抬高了声音:“这位先生自然是想要早点脱离开那根脉了!说不定,人家早在肚子里腹诽半日了,嫌咱们在这儿太过啰嗦,耽误了时机呢!”

    “非也非也,”青莲先生苦笑道:“我可没腹诽啊!虽然我是很想摆脱那妖物,可,可我实在是不敢动啊!”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江月心疑道:“这是为何?不是说,那妖物根脉,已经被你意识里的金舀子钉在地下了吗?”

    “可那妖物的一部分,仍然还在青莲先生身体里啊!”那少年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这东西还没有被杀灭呢!那草木的根脉与青莲先生的血脉勾连缠绕,牵一发而动全身,实在是不太好下手呢。”

    那草木实力显然不低,如果贸然行动斩断根脉的话,难保留在青莲体内的那些残根不会生存下来,把青莲先生的身体当成了花盆。而且,只是轻易斩断的话,那已经跑出青莲身体的根脉,极有可能会地遁而去,贻下了祸害。而什么都不做的话,那根脉又有极大的可能性会摆脱意识金舀子的控制,反扑回来!

    因此,青莲先生总这么在大潭里戳着肯定不是个事儿。但这事儿要怎么解,却也颇需费些神儿。江月心看那少年一时也是眉头紧锁,沉吟不语,想来是心中转了一圈却仍没找到万全的好主意。

    水人一腔心思都系在那少年身上,最是见不到少年愁容,当下便开动起脑筋来,想要替那少年分忧。

    江月心眼珠一转,登时一个主意便上了心头。得了这个主意,水人眼睛一亮,心中欢喜,同时却也有些纳闷:这么显而易见的好办法,那少年怎么会没想到呢?

    不管那么多,也许他只是太累了呢。江月心打定主意,很是兴奋道:“我有个好办法,管保能一举解决掉着鬼祟草木妖物!”

    “哦?什么法子?”那少年听见说有办法,自然也高兴,遂含了笑问道。

    “我那‘涸泽’之术,现下还系在青莲先生身上呢!”江月心目光灼灼道。

    “然后呢?”少年不知道江月心准备怎样行动,还以为水人制定了一个周密计划呢,遂认真追问了道。

    “然后?然后我就发动这涸泽之术,一切不就结束了吗?”江月心奇怪那少年怎么理解力突然变低了呢?但水人还是很仗义的针对“涸泽之术”再次进行了讲解:“我看那鬼祟草木对涸泽之术的确是颇有忌惮的……这也难怪,五行之中,木之生发全赖水之供给养护,我若用涸泽之术抽了那草木的水之一行,它小样的,还不得干瘪而死?”

    少年瞪大了眼睛:“此话是不假……可是,你别忘了,你这涸泽之术,并未直接施在那草木根脉上,而是附着在了青莲先生身上!”

    “是呀!我就是这么说的呀!”江月心不解地眨眨眼:“有什么问题么?”

    少年也眨眨眼:“有什么问题?你说有什么问题?”

    江月心仔细想了想,老老实实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少年嘴巴张开又合上,一副被噎住了的样子。

    青莲先生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到底还是不甚了了,但他心中有个很不好的猜测,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自己提出来。

    可青莲先生刚要说话,却听那少年终于开了口道:“你难道是忽视了,由于涸泽之术附着在青莲先生身上,此时发动的话,会要了先生的命?”

    “我没有忽视啊!”江月心却毫不领情,直不楞登道:“不仅会要了青莲的命,更能使那鬼祟草木的根脉完全凋萎,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儿啊!”水人兀自笑了笑:“我都佩服我的先见之明!”

    青莲先生心中那一点不好的预感,终于被这水人证实了。青莲从内而外都僵住了,不知该做何反应。

    少年叹口气,想要安抚一下青莲先生受到刺激的小心灵,遂道:“先生别介意啊,这家伙并非人类,又是刚刚来到尘世,有些不通人情世故,所以说起话来多有得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