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6章 首相和上将 2(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而从您的回答来看,您始终避开了普通官兵安置的问题,也避开了对国家体系改革的问题,您一直在为皇帝陛下考虑如何维护自己所代表的容克贵族以及亲皇权的资本家的利益,这个和过去没有什么区别。您所谓的变革从社会层面上来看,不过是一群新权贵取代了旧权贵罢了。”克鲁克上将平静的说道。

    “那么好了,贵族和平民都为了战争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贵族从战争中获得了补偿,那么平民呢?他们获得了什么?他们是这个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本身就没有丰厚的家底,他们抵抗风险的能力最差,然而在分配战利品的时候,他们获得的又最少。在普鲁士容克贵族可以拥有数千公顷的土地,可以有工厂、而平民有什么?”克鲁克上将反问道。

    “我们会安排好所有退伍军人的事情,我们有自己的计划,但是需要时间。您应该知道,德皇普鲁士内部的退役人员安置工作远比议会普鲁士做的更好。”霍尔韦格首相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在哪里了,眼前的克鲁克上将并不是贵族,也许他现在的地位已经比绝大多数贵族都高了,但是他并不追求这些。

    相反,对于这个老将来说,如何让跟着他的几十万官兵能有一个好的归宿才最重要!而自己恰恰忽略了占比率最高的士兵。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普通士兵太多了。而弱势的群体一般都是被忽略的。而所谓的战争结束后的镇痛也都是他们承担,和那些高喊着承受痛苦的人没有一点关系,因为他们是权贵!

    “这个社会的构架和之前依然一样,贵族强占了太多的资源,他们的力量太大了,压缩了其他阶层的利益,那么在一个合适的时候,社会民主党动乱的事情就会重演,不过是另外一个轮回罢了,好吧,我不是政治家,有些问题我说的有些错误,就拿我现在一直考虑和研究的问题来说。”

    克鲁克上将用手指了指放在桌边的文件说道:“我现在的本职工作是退役官兵的安置。即使在非常时期,我也没有放松手中的工作,从目前来看,无论是阁下提出的建议,还是目前普鲁士对于退役军人的安置都远不如巴伐利亚。这并不是德皇陛下和您的能力不足,而是心态和立场问题。”

    “这场战争我们获得了很多的利益。大量的土地、赔偿金、矿产资源。如果我们合理分配的话,会让帝国变得更加强大,但是人的天性就是贪婪,永无止境的贪婪!于是一些人想要通过特权来超额获取利益。有人曾经给我做过一个形象的比喻来说明为何有些人总是喜欢内斗。”

    “因为内部分配利益,强权者是手握刀子的人,他可以决定如何分配蛋糕,而弱势群体却很难阻止。他可以用一份力来获得十分的好处,而不像和外人竞争那样,一份力获得一分好处。一条法令既可以让无数人的倾家荡产,也会让一小部分人鸡犬升天。这样做是不好的,对国家是一场灾难,必须有人来主持公正,在巴伐利亚,主持公正的是鲁普雷希特王储,那么在德意志,主持公正的人是谁呢?德皇陛下吗?”克鲁克上将说道。

    “在德皇普鲁士,无主的土地大部分都被拍卖或者被分配给有功劳的贵族,矿产的股权也对高层敞开了大门。而在巴伐利亚呢?相当一部分土地被国家集中起来用来安置退役的官兵,在巴伐利亚控制的油田和各种矿产中分出一定比例来用于安置退伍官兵,战利品的分配更加均衡。而德皇陛下不是做不到,而不是不想做,因为他认为更多的资源应该攥在支持自己的容克贵族手中,而他却恰恰忘了一点,战争胜利的基石是数千万平民努力奋战和工作的结果,他们付出的最多,得到的却最少。所以,我并不认为在德皇陛下的主持下,您所谓的未来会像描述的那么好。”克鲁克上将说道。

    鲁普雷希特的理论不仅仅用来说服哈赛,同时也用来给克鲁克等人“洗脑”!而很显然,王储的理论对于克鲁克等人非常有诱惑力!“洗脑”效果MAX!当然,这也和针对性分不开的,克鲁克出身平民阶层,而且道德水平也比较高,所以效果才好。换成其他人的话,王储认为也许“强力”说服会更好一些。

    “如果说我对德意志历代皇帝的感官的话,威廉一世陛下是一个伟人,他实现了帝国的统一,并且他任用了睿智的俾斯麦首相,给予了他最大程度的信任。陛下和首相虽然维护王权,维护贵族利益,但是毕竟也照顾到了民众的利益。”

    “腓特烈三世陛下是一个开明的人,他允许帝国内部有更多的声音,整个帝国内部在他的治理下是稳定有序的。他不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但是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守成之君。”

    “然后就是威廉二世陛下了,威廉一世陛下很喜欢自己的孙子,并且称他很像自己,我想说,只是在野心上很相似,但是无论从手腕、能力、气度上都差得非常多。也许威廉算不上一位暴君,但是绝对和睿智、宽容、等等优良品质不沾边。他可以肆意殴打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将军,可以暴打邦国的继承人,仅从个人观感上,我对他就没有好感!”

    “再说能力,威廉一世陛下能力并不是特别突出,但是他却有识人之能,他发现了雄才大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