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9章 群豪 3(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好吧,政治上的分歧我们暂且不说,我们仅仅说眼前的事情。至少在目前对赔款分配的问题上,德皇陛下和议会派是一致的,我们至少应该是同盟而不是应该是敌人。”古斯塔夫.克虏伯说道。

    无意之中,古斯塔夫又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把自己倾向于德皇的政治态度过于明显表露出来,并且扬言恢复旧普鲁士,而这自然引起了海因里希.勒哈尔德的不满,后者是倾向于议会派的。而且有一些证据表明了莱茵金属在国内动乱的过程中和议会派有“不正常的联系”。

    当然,这一切问题随着后来德皇和议会派的和解都算过去了。但是要说在座的所有人中最不愿意回到老普鲁士状态的人的话,那么肯定是海因里希,因为回到过去,拜耳集团中立没关系,西门子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而且还有巴伐利亚提供庇护,也没事。但是对于莱茵金属来说,那就等着被清算吧!德皇可从来不是一个宽容大度的人,而德皇手下的人也想从倒下的莱茵金属身上分一杯羹!

    所以,毫无疑问,古斯塔夫可以算是失误的表态触动了海因里希敏感的神经,这让这位莱茵金属的掌门人对于古斯塔夫的观感迅速恶化。

    “各位,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承认现实。纠结过去以及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并没有意义。古斯塔夫先生认为德皇陛下的提案是对的,他和议会派代表了帝国的大多数意见,所以我们应该支持。而海因里希先生对此却并不是很关注,或者说不想掺和。而拜耳集团更是表示中立。那么好了,现在大家已经表态了,那么作为这次的参会者,我是不是也该说点我自己的态度了?”阿诺德.西门子说道。

    “您请。”海因里希尊敬的说道。

    “你们都知道,西门子集团和巴伐利亚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你们中有些人认为我是普鲁士的叛徒。巴伐利亚在普鲁士的经济代言人。”说到这里阿诺德苦笑了一下。“我呢,并不想辩解什么。毕竟我从巴伐利亚那里确实赚了不少钱,我们之间有技术上也有行政上的往来,这些都是真的。现在,让我们暂时抛开彼此的商人身份,让我们以一名德意志帝国的公民的身份来讨论一个问题。那就是,巴伐利亚从1890年崛起到现在,有对不起帝国的地方吗?”

    “这......。”一瞬间,古斯塔夫心中想出了很多巴伐利亚“叛国”的证据,但是这些东西一方面是查无实据,另外一方面是真的不能说。比如说,德国内乱的时候巴伐利亚坐视普鲁士的分裂这件事情,在古斯塔夫看了,巴伐利亚肯定在背后推动了这件事情,但是可惜的是你没有证据,甚至如果单纯从理性分析上来说,也是不可能的。

    原因很简单,在帝国内乱的时候,巴伐利亚军团军力是整体外放的,强悍的巴伐利亚军团分散在乌克兰、巴尔干半岛以及小亚细亚地区。甚至军工生产在在竭力维持军队的战斗,这一段时间,克虏伯集团获得了德国军方的大量订单,根本原因之一就是巴伐利亚军工为了支持前线的战斗处于超负荷运转。而随后,就是奥匈帝国内乱,巴伐利亚将剩余力量投入到了奥匈帝国,而根据后来古斯塔夫收集到的情报,议会派也是确定了巴伐利亚无力处理国内的事情才发动叛乱的。所以,这话也就德皇的铁粉们可能相信,大部分人都不信......。而考虑到刚刚在德皇的问题上和海因里希发生的矛盾,这时候显然也不适合去提这件事。

    “恕我直言,巴伐利亚和奥匈帝国走的太近了,他和奥匈帝国之间的联系已经超越了作为一个邦国程度,这件事情甚至可以从当初玛丽公主加冕为波西米亚—摩拉维亚女大公开始!巴伐利亚显露出了不恰当的野心。而现在,在一系列机缘巧合或者安排之下,巴伐利亚和奥匈帝国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国家了,这显然是十分错误的。”古斯塔夫说道。

    “那好,第一个问题,弗里茨陛下想给自己的女儿一个实权女大公的地位不可以吗?这一点是奥匈帝国内政吧?是违反了彼此的条约呢,还是违反了德意志帝国的法律?当然,后者似乎也管不着。”阿诺德问道。

    “第二,从战争情况来看,经过巴伐利亚训练后的波西米亚军团战斗力非常高!比西线德军一点都不差。从当初的德皇和奥皇的出发点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一件对两国都有利的事情,毕竟这让我们节省了大量的兵力。并且让我们在2年多一点的时间就结束了战争。小毛奇元帅曾经说过,如果没有提升后的波西米亚军团,德意志帝国想要赢得战争至少要用掉4年的时间。这是功劳,不是吗?”

    “至于说最后玛丽公主成为玛丽女皇这件事情,我只能说是一个意外,毕竟费迪南皇储是意外身亡。而另外一位王子的表现实在是太糟糕了。事实最终成了这个样子,至少在主观方面鲁普雷希特并没有错误,我们只能说一句造化弄人,您说是不是?古斯塔夫先生?而且说实话,我并认为这在欧洲是一件很难以理解的事情,一个家族同时掌控多个国家的事情不是很常见吗?比如说过去的哈布斯堡、比如说曾经同时执掌英国和汉诺威王国的温莎家族。”阿诺德说道。

    “如果以法律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