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回归的兄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楚歌的冷汗简直要凝结成一片冰霜,他结结巴巴地干笑道:“怎么,怎么会,我和大帅根本没说过话,怎么会似曾相识,而且我为鼠很正直,一点都不猥琐的。”

    “对,就是这种恬不知耻的嘴脸,总觉得很熟悉,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或者听过。”

    食猫者脸上的疑团越变越大,步步逼近,命令道,“再多说两句话来听听。”

    “我,我不知道,我也不会说啊。”

    楚歌的心越来越虚,支吾道,“我不怎么会说话,只知道效忠大帅和黑臀大人。”

    “很好,继续说。”

    食猫者的目光越来越锐利,上上下下打量着楚歌周身每一簇毛发和肌肉的抖动,仿佛能刺穿他的皮肤和血肉,直抵心肝脾肺肾,“你不会说,我教你,你就说‘伟大啊,长牙王国,伟大啊,鼠族文明’这句话就好了,对了,说的时候记住手舞足蹈,摆出一副非常虔诚和狂热的样子。”

    楚歌艰难吞了口唾沫,两个前爪像是蔫了的狗尾巴草一样,随便抖了两下,含混不清道,“伟大……长牙……伟大……文明……”

    “果然是你!”

    食猫者像是被荆棘长鞭劈头盖脑地狠狠抽了一鞭子,周身肌肉抽搐,瞳孔骤然收缩,用最悲愤的声音高叫道,“——长舌头!”

    楚歌如遭雷击,目瞪口呆,下意识否认:“我不是,我没有,我,我都含糊到这种程度,连自己都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你居然能听出我是长舌头,太夸张了吧!”

    “废话!”

    食猫者双目充血,咬牙切齿道,“你的声音又尖又利,神色还这么轻浮和猥琐,口齿又这么伶俐,最擅长花言巧语来蛊惑鼠心,化成灰我都忘不了,还敢说自己不是长舌头?”

    “我当然不是。”

    楚歌继续否认,“长舌头已经死了,被虫潮啃噬得连渣都不剩下,我怎么可能是长舌头?”

    食猫者咄咄逼人:“哼,还不露出马脚吗,如果你不是长舌头,怎么知道他已经死了?”

    楚歌愣了一下,飞快回应:“长舌头这么出名,所有鼠族都知道他已经轰轰烈烈战死了,我当然知道,这又有什么奇怪,难道死者还能复生么?”

    “没错,如果长舌头是寻常鼠族的话,的确不可能死而复生。”

    食猫者冷笑道,“不过,倘若它是人类的‘移魂者’,那就另当别论了。”

    楚歌猝不及防,呼吸顿时紊乱起来。

    不用想,这件事肯定是国师告诉食猫者的。

    混蛋,国师究竟想干什么啊,它这个坑挖得未免也太大了!

    楚歌的面部微表情和略显僵硬的身体语言,都被食猫者尽收眼底。

    它一挥爪子,周围训练有素的精锐武士,纷纷围拢上来,对楚歌怒目而视。

    “如果你不是长舌头,那你究竟是谁?”

    食猫者眯起眼睛,两个爪子按在腰间的刀柄上,冷冷道,“千万别说你是黑臀的手下——黑臀还没死,等它醒过来,这件事很容易就能搞清楚的。”

    楚歌愣了半天,又挠了半天头皮,褥下好大一撮鼠毛。

    “好吧,我的确是长舌头。”

    楚歌叹了口气,略显忧郁地说,“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食猫者,看在大家曾经并肩血战的份上,请你稍微冷静一些,听我解释……哎哎哎,别打,别打脸,轻点,嘶,轻点轻点轻点,有话好好说,别,别绑,至少别这么五花大绑,其实我是人类派到地下来的特使,我为了和平和友谊而来,好歹给我点儿面子!”

    半分钟后。

    鼻青脸肿的楚歌,被鼠族勇士们捆得和粽子一样,又被一根自行车辐条倒吊起来,在食猫者面前摇来晃去。

    “要堵住他的嘴吗?”食猫者的手下问道。

    “堵。”食猫者冷冷道。

    一名鼠族招来一团巧克力包装纸,揉成一坨,堵住了楚歌的嘴。

    两名鼠族分别扛着自行车辐条的两端,把楚歌架起来,像是一头待烤的乳猪。

    楚歌眼底满是天真如婴孩,纯洁如处口的光芒,含着泪光,满怀期待地看着食猫者。

    食猫者硬着心肠,撇过头去。

    好吧,其实楚歌真要反抗的话,也不是完全打不过这些鼠族。

    这具全新的身体原本就是战斗型的,再加上他自从上回死而复生之后,灵魂力量大幅提升,吞噬兽都有再度进化的趋势,真的放手一搏,哪怕食猫者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不过,暴力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

    他原本就是深入地底来寻找食猫者的,眼下不但找到了,还顺利和对方搭上了线……好吧,并不是那么顺利,但总算争取到了沟通的可能性。

    至少,食猫者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痛下杀手不是。

    反正,再怎么五花大绑,只要他想断线逃跑的话,随时都能灵魂出窍,没必要急于一时,倒不如再观察观察,看看食猫者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