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重生独一无二的价值所在(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用官方的话,那叫生产力极大提高,物质极大丰富。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征。

    八十年代,是倒爷的时代,生产者与消费者相隔甚远,中间渠道商称王称霸;

    九十年代是进出口的时代,苏南地区大片家庭作坊,一台车床,几个工人,随便搞点加工,adecha冲向全世界。

    00年代是房地产和互联网的年代,搞点贷款弄个地皮或者找几个合伙人上线个网站,大喜大悲者充斥其中,呼天抢地。

    到了眼下这个节骨眼,大的商机早给人吃干抹尽,只能挑些小的下嘴,人们将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个性化。

    对,个性化、知识化消费开始引导市场,凡客诚品瞄准80后群体,聚美优品盯住国内女妆市场的空白,

    知识经济则不断向都市年轻人的焦虑进攻,

    网络将信息碎片化,也将消费者碎片化成一个一个群体,一个明星的粉丝是一个群体,一部i的拥趸也是一个市场,

    甚至一个引起共鸣的口号,也能带起一家公司。

    关键在于,谁能捏住那个群体的蛋蛋。

    只让80后进的餐厅,从某种程度上也是时代精神的反映。

    一开始它让人笑话,一家饭店只让80后进?

    没有这么做生意的,全世界没什么经济理论能解释这个,顾客就是上帝,只要花钱还管那么多。

    但在这片土地,可行。

    最浅显的原因是我们人多,就算只抓住一个年龄层,那也是巨大的消费群体。

    就像韩国人理解不了拥有900万人口的苗族我们叫它少数民族,一部电影有2000万人次观影,叫完全失败。

    当雪花啤酒在国内做到销量第一,在世界上也是第一,

    所以不要瞧不起那些‘小’东西,

    它一点儿也不小。

    比如阿狸表情、悠嘻猴表情,一个简单的表情动漫形象,市场估值可以达到2亿。

    然而经常使用的不过是些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这就是市场大的力量。

    西方经典经济学理论的应用场景大多建立在几千万的人口规模上,美国了不起也就3亿多人,我们的零头还不到。

    所以说,师夷长技之后,有些情况下我们自己有多牛逼,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羡州就是坐落在江n县级市,经济特征是典型的家庭小作坊式,到处都是服装加工厂,什么袜子、内裤、外套、衬衫、被套,在全国也是前列的服装加工贸易基地。

    外地批发商都拿麻袋到这儿装,价格低到还没麻袋值钱,他一开始还惊奇,但温晓晓说逢年过节一促销,买什么都送一大把袜子。

    以后说不定就扫码送牛仔裤。

    作为原产地,本地的服装产品价格便宜,这很平常,

    衣服这东西……即使不在这里生活的,谁还不了解衣服砍价咋砍的?

    上来先砍一半,然后朝三分之一砍,最后老板还是卖给你,完了你还觉得老板赚了不少。

    其实那价格出在啥地方,大家都懂。

    耐克不就从这边出去的么,贴上标签是耐克,不贴就不是。

    基于这样的条件,温晓光倒是有一个想法,

    把衬衫和抱枕什么的,贴上某种噱头,

    这卖的就不是衬衫,而是某种标签,类似今明后三年大火的凡客,

    刘以琦说她会设计,

    温晓光眉头微皱,稍微想了想,“表情包,你会设计么?”

    “表情包?”姑娘一愣,思索道“是指qq上用的微笑、大哭之类的嘛?”

    “差不多吧,但我指的不是qq自带的,那几个表情不够丰富,也不够快乐。”

    “不够……快乐?”

    现在他们还感受不到被表情包支配的恐怖。张学友的‘吔屎啦你’、黑人大哥的问号脸……目前,算是蛮荒年代。

    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悠嘻猴自2006年诞生以来也挺受欢迎,周边卖的不错,但是这模式在我们这个环境活下来不容易,甚至不太可能。

    原因也很简单,盗版。

    而在200年,没有表情包商店,大家的选择性很低,除使用自带表情脸也可以选择其他自定义表情,但操作比较麻烦,还要去论坛找合适的安装包安装到qq里,

    悠嘻猴、兔斯基也是慢慢起来,成为一代年轻人的记忆。

    暴走在这种情况下则以‘异类’形象侵入网络,带来了一大波‘泥石流般’的卧槽表情,吸引了很多关注。

    说起来有个受害者…姚明。

    姚主席的笑……在2010年被弄出来之后……真是辣眼睛,

    还有金馆长的笑,默哀。

    不好意思,温晓光……都大量使用过,对不住,对不住。

    这么一想,十年真的发生了很多事啊。

    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