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生而为人,思而做人(感谢CzLB成为本书盟主!)(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白副主任沉着脸坐在沙发上,两手捂着膝盖,气得像个孩子。老婆的斥责他无法反驳,说到底人家没犯法。

    “要说你就好好说,来龙去脉说清楚了,你搞的鸡飞狗跳的干什么,温晓光有这份聪明我看挺好的嘛。”

    “你可算了吧,这样的聪明要是我,我宁愿不要。”白副主任挑着眉说的大义凌然,但随后也叹气,“是我不对,我不该把工作里的情绪带回来还大呼小叫。”

    白妈傲娇的扭个头,知道就好。

    白副主任又讲:“我原本以为他们接手过后可以好好的把这项目做好,为老百姓造点好房子,我还一直叮嘱她和建筑商沟通好,只要房子质量没问题,我为她破一点例这也没什么,老百姓住的好嘛……可是,可是你看看到头来成什么了?”

    “我不是不要他们挣钱,稍微挣一点是肯定的,可不是这么个赚法啊,你看他们这么一倒腾,转手出去一个多亿到手了,买项目的人呢?他会掏这笔钱?最后还是老百姓出!”

    白妈怼他一句,“现在外边儿房价都涨,又不是只有羡州,褚秋晨和温晓光就算不卖,他们难道不涨吗?”

    “你……”白副主任无话可说,有些小孩子般的恼羞成怒,“我就是不高兴,不高兴于他们这个钱赚的太容易了,凭什么普通人辛辛苦苦一辈子都给他们了?”

    “我看你是嫉妒加愤青,”白妈铿锵有力的道:“我觉得他做的没问题,现在这年头,柴米油盐越来越贵,喝口水都要钱,能赚到钱是本事,赚不到钱都是屁本事!”

    白副主任切了一声,“行了,你别维护了,你藏的什么心思我知道。我跟你不一样,我只要钦钦幸福安康就行,你现在怎么越来越俗气了?”

    “哎!白国强你这说的叫什么话?”白妈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叉腰指着他,“我天天伺候你吃喝,你现在嫌弃上了是吧?是!你不俗气,你高雅,你有能耐没钱幸福安康一个我看看!”

    白爸忽然意识到不对,今天好像搞过头了……

    “我那什么……就是这么一说……”

    “什么就这么一说!满屋子就我俩,你说就是给我听的……”

    砰砰砰!

    夫妻俩差点儿吵起来的时候,有人敲门,白爸感觉救星到了,小跑溜出去,“我去开门,我去开门。”

    ……

    ……

    “他住在这里嘛?”

    展现在温晓光面前的是一家农家的小别院,浦东有些地方城市味道还不浓,当然也不是纯粹的农村,相比于城市里,这里的绿化、空气都更好。

    孟燕华拎着包从车里出来,“进去吧,我和他说好了,让他在家等我。”

    温晓光以为要按个门铃什么的,实际上孟燕华一推就进去了,看起来很熟练的样子,一进大门是一座院落,院落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花草草,对于温晓光这种艺术欣赏力不足的人来说,只能分清哪些是花瓣,哪些是花茎。

    孟燕华探头探脑到处看了看,最后在一个花团的角落里找到人。

    他一身精致整洁,身上的衣服熨烫的没有褶皱,同时,他也两鬓斑白。

    温晓光有些震惊。

    按道理他和孟燕华应该差不多的年纪的。

    “一会儿再剪花吧,来客人了。”

    黎文博弯腰转头看了眼,“这不叫剪花,花韵养一年才开那么点时间,花还那么美你怎么会舍得剪掉它?”

    孟燕华也不理他,“这是温晓光,这是黎文博。”

    黎文博脱下皮手套,握手时说:“我们通过电话的,不凑巧被我女儿给打扰了,欢迎光临。”

    “谢谢,”温晓光微笑道:“黎先生很喜欢花?”

    “我不喜欢,我太太喜欢,”他很有风度的作出邀请手势:“到屋里来吧,我备了好茶。”

    又在前面边走边说:“花开的时间太短,就算再漂亮,也很快会凋谢,我不喜欢这种时间太短的东西,它让我感到不安,我也觉得它们没什么意义。”

    “我倒觉得挺好看的,它的确会在很短时间内凋谢,但说没意义,可能多是哲学概念,而非现实意义。”

    黎文博转头看了孟燕华一眼,意味深长,“这话怎么解?”

    “谁都知道女孩子最好看的时间不过十年,哲学上来说容貌有何意义?这东西很快就没了,但现实里,男人都在追逐美女。类似还有,金钱有何意义?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种听着很对的话有时候可害人了。”

    “哲学和现实……”黎文博点点头,“你作的是个好比喻,温总介意我问一下你的年纪吗?”

    温晓光说:“当然不介意,我今年18.”

    黎文博和孟燕华停下脚步。

    “怎么了?”温晓光问。

    孟燕华说:“你和她的女儿一样大,我以为大一……至少有个20岁呢。”

    “那应该是差不多的,其实我也应该今年才参加高考,只不过我提前开溜,在高二的时候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