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谁跟你说我要把一品良园建完的?(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十块八块是不可能的。

    反正她说话总是没个正经样。

    有的时候你觉得她做事情太过随意,但其实细细一想,她都是考虑过的。

    比如带上白钦钦,嘴上说是带她去看热闹这些俏皮话,可有什么热闹可看的,还不是考虑她那个父亲。

    温晓光想到了什么。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陈北特别不能接受你了。”

    褚秋晨妆容有些浓,毕竟年纪大了,听他这么一说,面色不悦,擦的粉都挤在了一起赶着开大会一样。

    “你能别加上‘特别’两个字吗?”

    “好吧,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陈北不能接受你了。”

    没差多少,起码本质没什么变化。

    褚秋晨听完还是很难受,“算了,你就说为什么吧。”

    “因为男人不喜欢驾驭不住的女人,而你太聪明了。”

    女人非常不赞同这个理论,“你这是大男子主义,聪明多好啊,生孩子还聪明呢,娶个笨蛋,孩子智商上不去该多委屈啊,考虑过孩子感受没有?”

    “还有一个原因,他自觉自己是有才华,但还没获得真正的成功,所以自尊上过不去。”

    这点倒还是真的。褚秋晨也知道,所以她也希望温晓光和他的优客成功。她的家世很好,陈北不好就算了,关键他还秃头,秃了就秃了吧,秃了他也不变强。

    “别分析我俩了,你想想自己吧,我可不想瑶儿跟我一样。”

    “瑶儿是谁啊?”后座的白钦钦问道。

    褚秋晨凭借丰富的经验,和像狗一样灵敏的鼻子闻到了某种恶臭。

    她迅速转过身,“你喜欢他?”

    随后还假模假样的道歉,“对不起,我是不是问的不对?”

    温晓光绝不相信像她这样的人会说话不过脑子。

    白钦钦有些害羞,但还是说的比较坚定,“我是告诉过他,我喜欢他。”

    “……好委婉的表达。”褚秋晨愣了一下说道。

    温晓光并非完全没有感觉,他又不是石头,只是讷于言罢了,心里还是被触动到的。

    11月的羡州,路两旁的树枝大多秃了,来往穿行的车流和行人各自拥有世界。

    进去之前,温晓光给白爸打了电话,不久后,他匆匆从大楼里出来,到处找人却没发现熟悉的车,直到女儿从那辆酷炫的奔驰里头出来。

    褚秋晨像是会变脸一样,在车上还没个正形,在下车的那一瞬间,忽然就开始优雅知性起来。

    她提着小手同白爸握了握手。

    在温晓光的相互介绍下认识一番。

    ……

    ……

    白钦钦不是第一次来这地方,倒也熟悉,4楼的会议室外边儿,她一个人坐着等着。

    刚刚主任和一位副市长都来了,她认得,也叫过叔叔,这样一群人站在温晓光的身边,他还谈笑风生,仿佛有那么些不真实。

    看了一眼手表,进去已经有一个小时了。此刻像是等待产房外的老公一样。

    在某个时刻,会议室的门‘啪嗒’一声打开,她马上站起来,看到温晓光同几位领导握着手,满载笑容,褚秋晨也表现的特别谦卑,至于她的父亲更是笑容满面。

    她等了一会儿才走过去,“爸,怎么样了?”

    “挺好的,挺好的。”白爸点头如捣蒜,“温晓光挺好的。”

    “那一品良园呢?”

    白爸没理她,而是先把领导送走,领导看起来很开心。

    褚秋晨不知和温晓光说着什么,一边说一边离开了这个地方。

    白钦钦急的像个饿坏的小猫围在她父亲上蹿下跳,“爸,爸,你们在里面到底说了什么呀?”

    白爸给她晃的脑壳都晕了。

    “停停停,咱们先去吃饭好不好,这都快一点了。”

    “哎呀,你说嘛。”

    “你也没吃呢吧,跟我去食堂吧,边走边说。”路上,白爸开始对温晓光赞不绝口,“你这个同学,不是个一般人,他是还小你一届?”

    “其实是两届,我高三的时候他高一,但是他高二就参加了高考,所以现在大一。”

    白爸听了这个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口,说不出话来。还能这样子搞的?

    白钦钦催促道:“哎呀,爸,你快说呀,你们都说了什么?”

    “其实让我惊奇的是,他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面对领导,既不慌乱,也不紧张,逻辑清晰,讲话很有感染力。”

    “真的?”白钦钦喜道:“那就是说这个事搞定了?”

    “嗯……基本上搞定了,快起来对双方都有好处。”

    “那太好了,我本来以为很难呢。”

    白爸没多说,但心里想着:本来就很难。

    那些敏感的地方,温晓光与他们集中讨论了长达四十分钟,整个过程条理清楚,一点不乱,仅仅是这一点,同龄人便很难做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