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衣衣不舍(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温晓晓因为弟弟认识费信已经好几年,以前在聊天中得知他的大姨是家里开着小厂的,这在羡州很平常。

    中学教科书上有讲过一个经济方面的专有名词,叫‘苏南模式’,90年代表现形式就是政府主导的乡镇企业,例如天下第一村,进入新世纪后诸多家庭小作坊式的小厂遍地。

    大概几个到十几个工人,赶上加入to之后的中国出口的迅速增长,这些人大多都挣到了钱,说不上一年百万,但五十万还是要挣的。

    即使是平庸的人,也足以攒下钱买几套苏、宁两地的房子,十年后……普通人与之差距就更大了。

    他们是这片区域的中流砥柱,像是温晓晓这样拿死工资的,都是穷困户。只能说,比欠发达地区的穷困户要更幸运一点。

    当然了,在2008年以及明年的2009年,他们的日子,不好过。

    温晓晓并不认识他的大姨,只能先找费信。

    结果这小子一冲出校门就对着她喊“晓晓姐,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到底是踢足球的,跑起来倒不喘,但表情很夸张,搞得胆子不大的温晓晓也心慌。

    “怎么了?怎么了?”她乍一听,还以为温晓光惹事了呢,本事小,家底儿薄,弟弟就是她的命,可经不住几次闹的。

    结果费信讲道“温晓光,温晓光考了我们全年级第一。”

    “什……”温晓晓也还不知道排名,此刻惊讶,“真的,年级第一啊?!”

    “对啊!这特么邪了门儿了,原来跟我一样的啊!”

    姑娘眼睛一瞪,上脚踢他,“谁跟你一样?我弟弟聪明乖巧着呢!”

    费信心想这是真姐弟——自家狗永远看着不丑。

    不过这成绩倒是有点夸张,

    说好的扑街路上手牵手,谁先出头谁是狗。

    结果呢为了成绩狗就狗,谁要和你手牵手。

    横批真实。

    “走吧,别墨迹了。”

    温晓晓心情大好,终于笑得像个正常人了。

    费信觉得很难受,“回家我爸肯定要问天天和你厮混的温晓光考怎么样,我这怎么回答?”

    “嘿嘿嘿。”温晓晓歪着头傻笑。

    “那这是脑袋换了还怎么滴,不然没道理考这么好啊。”

    “嘿嘿嘿。”温晓晓又歪头笑了笑。

    “晓晓姐,你笑啥呢?”费信神烦。

    “没笑什么,就是觉得当年级第一的姐姐,很舒服。嘿嘿嘿。”

    费信;′⌒`。

    “话说回来,你找我大姨妈干什么?”

    温晓晓从包里拿出那张彩印好的图片。

    “请她帮我制作这个,”

    费信一看,瞬间魔怔了。

    “我靠,这抱枕怎么长这样子?太搞了吧?!”

    看他反应,晓晓魔王多了些信心。

    这一趟成功率很高,因为温晓光给她讲过全球金融风暴已经开始了。

    的确,中国在政府的英明领导下,我们不仅没有被全球金融风暴击垮,反而利用了这次机会空前的发展了国民经济,极大的缩小了中国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差距。

    但是当风暴来临的时候,有多少人知道,09年最困难的时候,江南到东南沿海有6万多家企业关门倒闭,超过2000万外来务工者失去工作。

    2000万,请别小看这个数字,澳大利亚全国人口两千多万,加拿大三千多万,就是英国也才6000多万人口。

    这么多失业的青壮年劳动人口放在这些国家,当天晚上这个国家就不存在了。

    尤其是服装贸易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纯靠劳动力价格优势的产业。

    海啸一来,直接冲的是稀碎。

    羡州城不大,据说要规划新城,建好之后就会大很多,繁华的地方也不少,但目前,就一个商业中心还算像样。

    费信领着温晓晓,没花多久便找到了地方。

    羡州本地有一个叫大统化的服装买卖集散地,地上地下总共六层,长度超过200米,外观装修比较高大上,到里面来其实就是乌央乌央的服装门店,

    男装、女装、童装、内衣店、领带、被套枕套花里胡哨什么都有。

    在门口则是清一色的五菱面包车,一麻袋一麻袋的衣服往往里头扔,这都是附近省市过来批发衣服的。

    当然,也有本地人过来买衣服的,各服装店门口衣服架上都挂着二三十件,上面写着价格19元每件、29元每件,或者50元两件这种。

    不要觉得这些衣服不好,拿到别的地儿都标99的价格和你谈。

    不然你以为各个城市商业步行街的那种门面的昂贵租金哪里来的?

    布的成本很低,也不存在什么设计费,除了行业顶端的设计大师,你去问问一般的服装设计师拿多少钱,过的什么日子。

    至于人工成本就更不必提了,羡州每年有大量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