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股份与期权(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第一次的‘全体大会’首要之事就是要把股权结构定下来。

    有的创始人贪心点,非得占95%,剩下的你们一人1%,这样很不公平,还有的人江湖义气为重,大家平分,这也不是个好办法。

    陈北坐在下面,觉得其他人可能都不太了解,于是他说道:“晓光,可以给我几分钟的时间吗?我来说的明白点。”

    温晓光已经在路上大致听过,他也能说明白,但想来陈北已经对这些东西再熟悉不过,讲起来也能更加通俗易懂些。

    “好,你来说。”

    陈北推了推眼镜,有些书生气,整个一斯文败类的感觉,这一种气质,他一直是把控的死死的。

    他画了个圈,“温总说的4%,不是直接送的股份,而是一种期权,期权不是股份,而是一种可以在特定时间以特定价格行使购买股权的权利。”

    “一个创业公司,几乎所有可能会出错的地方都会出错,最大的问题就是创始人之间巨大的、吵到面红耳赤的问题——谁更努力工作,说白了两个字,公平!”

    砰!

    他用力敲了一下白板!

    听到他讲的这么专业,刘以琦都感觉有些受到这份环境影响了,这次与上次不同……是正规了啊……

    “直接送出股份是被我否决的办法,包括我自己的,公司以后要融资,要吸引更高端的人才,需要预留一定的股权,不能都给我们几个人占了,如果公司不壮大,这个百分比根本没有意义。”

    “我的解决办法是这样,以20%的股份作为期权池,我们都会签订合同,不只有口头承诺,合同会规定在什么时间以什么样的价格获得股权,一般来说是这样,员工在公司的工作时间满一年会获得一份期权,4%的额度在四年内发放完毕。”

    “公司不会困住你四年,每一年发放一次,也就是说一年之后你就可以以一定的价格获得1%的股权,行权主要有两种情况,第一、正常执行,各位还愿意继续在公司待,那么只要出很少一部分的钱,就可以履行合同,只要不离职,权利将一直有效。”

    初创公司的期权虽然需要员工在特定时间以真金白银购买,但是一般情况价格都会非常低,几毛钱一股是常见的,

    甚至有一些公司是免费送。

    所以实际上这不是一种吸取资金的办法。

    它的关键在于时间。

    即你必须要工作满一定的年限才能享受这种‘股价优惠’。所以并不妨碍员工产生‘我是公司一份子’的归属感,非内部人员可没有这种好事儿给他。

    “行权的第二种情况,有人达到一定的年限后想要离职,那么合同会规定公司有权,以约定价格回购这部分期权,这个行为被称为Call Right。”

    陈北在白板上写下来这两个单词。

    期权一方面在公司发不出高薪的情况下激励员工,另一方面也保护了公司珍贵的股权不会旁落。

    跟随公司一起奋斗,什么都好说。

    如果想要半路离开,已经释放的期权又想在离职后三个月就急忙兑付的,该员工也需要承担税费。

    反正就是想方设法增加你的离职成本。

    “离职的原因各有不同,在这儿我就不细说了,回头我会针对不同原因的离职制订不同的Call Right条款,回购的价格会很公允的。”

    温晓光翘着二郎腿没有说话。

    这种方式与他第一次和刘以琦的那种温情脉脉不同,这是乌龟的屁股——规(龟)定(腚)。

    不夹杂任何私人感情,就需要这么做。

    温晓晓只会在‘温情脉脉’的时候和她弟弟调皮捣蛋一次,这种状况,她也看的明白。

    还没人说话。

    她先开口,“我打算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充电,如果要公平,可以先把我排除在外。”

    温晓光没说话。

    他不能偏袒。

    陈北替他说了,“每个人的日期以实际情况为准,我们三个从今天开始,那合同就写今天,一年后的今天可以履行合同,获得股权,晓晓你什么时候可以全身心入职,那么你的‘第一年’就从那一天开始,如果你来,期权池对你也开放,如果你一直不来,”

    他摊了摊手,接下来的话也很清晰明朗。

    “可以,我觉得这样很好。”

    温晓光问其他人,“还有其他意见吗?”

    王浩阳和刘以琦都表示赞同。

    “刘以琦你听懂了再点头。”

    刘以琦脑门上‘砰’的出现一个大号‘井’字,“我听得懂中国话!说的我很笨似的!”

    陈北笑了笑,“ok,那就这么定了:期权池名义上暂由晓光代持,到了时间想要兑付的,有合同规定,想要走的,公司会回购,同时也给以后的人才预留了股权,一切都是以公司的健康发展为准,这样就算以后哪天吵了起来也没用了。”

    他毕竟比温晓光多一些经验,创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