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这是……哪道题?(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这是个阴天的上午,第四中学的校园里凉风嗖嗖。

    高二8班的教室,四十多号人,班主任坐在嘴里边第一排同学的前面,讲台上站着的也是同学。

    那少年右手执白笔,左手拿试卷,身形挺拔,淡然临朝,面无半分紧张之色。翩翩然,悠悠然,直让人赞叹好一个少年郎。

    若是画面定格一瞬间为静态,大概可以这么描述,

    但是动态不是,

    只见角落里的老师忽然伸手,出声打断,“概念性的你也要说说啊,我讲课就直接从第8题开始的嘛?”

    没听过,不知道。

    下面坐着的同学也都带着趣味在听课,中学时代太过枯燥,任何一点不一样都能给大家带来快乐。

    一本意林杂志都能翻来覆去看好几遍,其无味,可想而知。

    所以今天温晓光讲课,大家还是带着欢乐的。

    除了那些个暗暗嫉妒温晓光成绩好、长得帅的,四十几个人呢,这样的人肯定是有的。

    就比如蒋为良,平时没少和温晓光瞎皮,早就被气到肺部膨胀了。

    所以他傲娇的想着老子就是不听。

    这时候转头再看裴小白的一脸花痴更是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燃烧,生活就是如此无奈啊,骚年,要早点习惯,反正有很多人一出生就有的,另外一部分人到死都没有。

    “那我就从第一题开始吧……”温晓光不和疲惫的老路去抬杠,这个男人的心灵现在脆弱的狠,一不小心就能给整崩了。

    羡州所在的省份高考是取消了选择题的,因为选择题容易猜着答案,这个机会那群魔鬼都不给,不给猜了,全是填空题。

    每题5分,错一道题就跟老路看到自己掉一根头发那种感觉似的。

    “经过点(2,1),且与直线x-y+2=0平行的方程。”

    温晓光实在不知道这道题有什么可讲的,真的就是概念,平行的直线斜率相等啊,这还要说的嘛?

    好吧,照顾一下不太会的。

    “根据定理可知,平行的直线可以设为x-y+a=0……”

    老路忽然又开始指挥,“这题简单,我看错的人也不多,不用讲了吧。”

    温晓光:“……”

    他给了一个‘你自己体会’的眼神。

    这是要干嘛?

    不讲让我讲,讲了又说不讲。

    不少同学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

    “老师,要不还是你来?”

    老路屁股沾了板凳,那叫一个舒服,“你来你来,我就说一下,前面几题是有些简单。”

    ‘哗啦’温晓光抖落一下试卷,“我们看来看第8题,考双曲线的,”

    路永华;“……”

    妈卖批。

    “已知双曲线x^2/a^2-y^2/b^2=1(a>0,b>0)的右焦点为F,由F向其渐近线引垂线垂足为P.若线段PF的中点在此双曲线上,求此双曲线的离心率。”

    这是道拉分题,学的不扎实的人会落下那5分。

    类似戴唯毅、蒋为良这样数学不太好的,这一道都是红红的叉。

    温晓光在黑板上一划,作出一个规规矩矩的椭圆,“这道题我就说一下我的做法吧,如果有错误或者更好的请路老师补充。”

    “首先画渐近线y=b/ax,得bx-ay=0,设右焦点F(c,0),那么通过点F便可向渐进线引垂线y=-a/b(x-c)。”

    “它与y=b/ax的交点P坐标为(a^2/c,ab/c)……”

    “最后化简可得c^2/a^2=2,因而得离心率e=c/a=根号2.”

    说是难,其实倒也还好,只要求出c/a就可以,说不难,基础不牢的人甚至连离心率怎么算的都不知道。

    这其实已经有些技巧了,直接算出比值,比分别硬求c和a的值,然后再相除得到结果的简便的多。

    但总有些人,就真的是硬算的。

    老路坐在下面连连点头,这一题可见他的数学功底,不是瞎混的。

    下面也有同学露出‘原来如此’的模样,原来还有这种算法。

    蒋为良看着那书写工程的推算方程,含泪抄下来了。

    不抄不行啊,回头这试卷订正一下还要再收的,总不能发下来什么样,交上去还什么样的。

    “还有什么疑问嘛?”温晓光问大伙儿,“如果有的话,可以提出来。”

    没什么声音,这就是中学数学,很多题过程写下来不难的,但你想不到。

    路永华也附声,“这题最简便的方法就这么算的,大家再看看。”

    “哇……”众人一听老师都发话了,再也没什么怀疑。

    蒋为良又转头看了一眼裴小白,姑娘托着下巴含笑发痴,差点口水就要流出来了!

    气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