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说过的话(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下午,温晓光把大胯豁出去,偷摸的也和费信出去踢球。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口袋有钱,脸上有颜,

    17岁那年的美好时光,怎么能都懒在家里当个死宅,

    我那么美,我不能浪费。

    你看球场上的少年,跑的又快,长的又帅,这特么的才叫意气风发的少年啊。

    温晓光的球技其实就那样,但是腿长能跑,怎么滴,让你感受一下罗本大爷的左脚内切,

    走!

    噗!

    一脚踢在某位大个的裆部,他‘嗷’的一下就弯腰跪下了,男儿膝下有黄金不假,但再多黄金换不来二弟,

    “踢不出来弧线就起个大脚好不好!”

    温晓光竖手道歉,我的乖乖,这事儿不能乱来。

    球场的中场区域,费信和萧青松站在一起,不由的爆笑出声。

    这球别的不说,暴力程度可以论到世界级。

    上大学之后,篮球足球都搞不了多久,但回忆中学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打篮球可以打三个小时,踢足球能踢一下午。

    孩子们都觉得这是热爱,

    错了,那只是因为你怕学习蹂躏你。

    起码费信是这样,

    看起来萧青松也是这样。

    小伙儿留着杀马特发型,上帝给他两只眼,非要遮起来一只,这团战开起来,视野不受影响嘛?

    不管怎样,温晓光最后给了一脚堂堂正正的外脚背搓球,

    结束了这一下午的汗水挥洒。

    然后把萧青松介绍给了费信,让他们先好好了解了解对方,至于以后的缘分什么的,看天意。

    萧青松读书是挺废,不过脚下球耍的挺花里胡哨的,非得有经验的防守才能阻止他的进攻。

    温晓光请他俩一人一杯可乐,

    三人坐下歇会儿。

    这往下一座,费信这小子就来事儿,“……每次放假我都觉得有人在克扣时间,一眨眼又没了,明天就考试了。”

    温晓光“我无所谓,都会。”

    萧青松举着可乐两边望了望,“我也无所谓。”

    温晓光“……”

    我知道,你是真无所谓。

    别的倒没啥,就是忽然有些心疼老路,他那个地中海发型眼看就要向太平洋进化了。

    其实剃秃了也能接受啊,同年级有个师太,凑齐了也挺喜感。

    “兄弟没想到你球踢那么好,看你老实,很像成绩好的学生啊。”费信拍了拍萧青松的肩膀。

    萧青松是有点愣愣的那种孩子,稍微讷于言谈,这个时候说“……还行吧,能看。”

    温晓光“……”

    真是神仙打架。

    还能看,你倆有能看的么?

    “哎,萧青松,上次你那个姐有没有回去说你?”温晓光忽然想起来,随口询问。

    那小子在养着头喝可乐时动作一顿,“有,她让我将功补过,到这儿来找你踢球。”

    耿直的孩子,有啥说啥,是条汉子。

    温晓光讲“你帮我回去告诉她,就说我对她没意思。”

    萧青松又点了点头,这个年纪的孩子,那心思都是魔鬼,没人看得懂他们在伤春悲秋些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

    温晓光倒也不觉得他很难相处,

    “对了,你为什么,每天上课都不听啊?”

    萧青松略有尴尬的说“不想听。”

    牛批,

    多么干脆利落、简洁明了的原因。

    费信大抵是坐着无聊,忽然站起来,“走,我们再踢一场!”

    hat?

    喂!旁边那位大哥都抽筋了啊!

    “我回家了,你踢吧。”

    “这才几点?回家干嘛呀,就算不踢也不用回家啊。”

    费信似乎把家当成地狱,

    但如果他再不回家,那个地狱会变成十八层地狱。

    还几点?

    温晓光望了望羡州城外,挂在天空的调皮彩霞,“反正我是回去了。”

    萧青松自然也不会理他。

    到自家香山小区的时候,路过刘以琦家,进去看了看。

    他激烈运动后,脸上有点小红,像是兴奋后的红潮一般,诱人。

    就是太多汗水很难受,

    “你这是,被姑娘追了一下午吗?”

    “踢球去了,”温晓光掐着腰问她“东西搞的怎么样了?”

    “你要的头像抱枕简单,图片已经发到你qq上了,乖巧宝宝还在画,已经完成几个表情了,嘿嘿,姐姐厉害吧?”

    每次她这么问,

    温晓光总是想到她特别有力气的大腿。

    怎么办,不是故意的,真不是。

    那个图片,放上去试试看,行就行,不行就先运营表情包。

    只要表情设计出来,做成安装包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